排球

薇山王朝之女妖成群 第一百三十一回 危险的背叛

2020-01-16 18:47:11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薇山王朝之女妖成群 第一百三十一回 危险的背叛

“啊!”已经昏迷很久的牛通忽然发出一声大叫,双眼骤然大睁,一脸的极度惊骇。

他浑身所有的肌肉刹那间绷得像铁块一样,整个人龙虾般痉挛着弓起,肤色瞬间变得赤红。

接下来,牛通浑身剧烈颤抖起来,像被强大的电流持续击中,双眼翻白,口中“嗬嗬”直叫唤,显然痛苦极了。

“牛大哥,你忍一下!”高歌剑眉紧蹙,一脸的担心和不忍,他怕的是牛通挺不过去。

房门外,布雷克和二长老、四长老面面相觑,他们都听到了门里的动静。

“我去看看。”急性子的四长老伸手便要推门。

“不!”布雷克拦下四长老,沉声道:“我答应过霹雳虎,绝不干涉。”

十息后,牛通这剧烈的异状慢慢退去,只口中还在轻声哼哼,但从他的身上,却散发出一种越来越强烈的奇臭,从他裸露在绷带外的皮肤上可以看出,一缕缕乌黑的油浆正从他所有的毛孔中源源不断地渗出。

高歌轻轻解去一块绷带,脸上一喜。

只见那深可见骨的伤口中,肌肉正以目视可见的速度蠕动着生长,伤口快速愈合。

“呼!”高歌长出一口气,看来,自己这次冒险冒对了。

见牛通一时还未醒来,高歌便如法炮制,给狸深也喂了一滴火涅水,只是考虑到他的体型比牛通要小得多,所以也相应减少了量。

狸深的反应和牛通一样,但他叫得更撕心裂肺,谁让人家声音本来就尖呢。

“家主,门里的声音越来越弱,我怕……我怕独角金刚和混江鬼凶多吉少啊!”四长老皱眉道。

“无妨,权当死马当活马医了,如果治不好,他俩本也无用了。”布雷克摆摆手。

“是啊,这样的的伤势,除非是服用疗伤类的灵丹,才可在三日内痊愈。”二长老轻捋银须。

“那不可能,一颗灵丹足抵我冈特家半年收入,怎么都不可能用于治疗蛮族。”四长老连连摇头。

“所以嘛,就让霹雳虎放手一试,无论是什么结果都无不可。”布雷克右手一摊。

二长老和四长老皆颌首称是。

“呜!”紧闭已久的房门忽然洞开,房中冒出一股恶臭。

门外三人忙以手掩鼻,神情惊疑。

“哈哈哈!我老牛变得更强了!”一阵滚雷般的大笑中,牛通魁梧的身躯从房中一步踏出。

“我也活过来了!”一脸雀跃的狸深也一纵而出,身手似乎比之前更敏捷了三分。

“你们是怎么被治好的?”四长老上前一步,急切地问。

“我也不知道,只觉得口中滴入一滴甜甜的蜜汁,浑身便如火烧一般,紧接着又如万刀穿身,最后却又全身酥麻,舒服得很。醒来已是痊愈如初,而且浑身的力量还强化了三分。”嘴快的狸深兴奋地嚷嚷。

布雷克与两位长老对视了一眼,皆双眼灼灼。

高歌从门内稳步走出,双眼定定地看着布雷克三人。

“霹雳虎,你身上蔵了什么秘宝?快快交出来!”四长老已然上前一步,将手向高歌面前一伸,厉声喝道。

“我没什么秘宝,就算有,又凭什么要交出来?”高歌傲然道。

“你是我冈特家的……”四长老猛然想起高歌已经恢复了自由身,一时语塞,却又将脸一拉,喝道:“不管怎样,你今天不交出秘宝,就别想有好果子吃。”

高歌气极失笑,看着布雷克说道:“布雷克团长,这也是你的想法吗?”

牛通和狸深此时也从兴奋中冷静下来,皆一声不吭,肃然立于高歌两侧,看着布雷克。

布雷克默然片刻,缓缓摇头:“霹雳虎,今天有劳你了。无论你身上有何秘宝,都是属于你的,我绝无觊觎之心,你们也不许有。”

说罢,布雷克看了一眼身边的二长老和四长老。

二长老显然无异议,依然是毫无表情的样子,轻轻颌首,四长老虽然眼中有几分不甘,却也最后恨恨地点了点头。

布雷克满意地轻哼了一声,转头对高歌说:“如果你想出手此秘宝,请一定先告诉我布雷克,我定不会亏了你。”

高歌点了点头,但他知道自己是不可能会出卖这颗火涅果的。

牛通和狸深皆松了一口气。

……

作为一个自由人,高歌是可以在没有竞斗的日子里独自外出的,于是,在治愈了牛通和狸深的第二天,他征得布雷克的同意,稍作了些装扮,尽量掩盖了一些蛮族的特征,便离开了王国大竞斗场。

高歌一路向南,在雪围城的南部,是平常人家聚居的地方,也是城中人口最密集的区域。

沃尔金曾经和高歌约定过,万一有什么事在中途走散,就在一间位于雪围城的南城,一条叫竹竿巷的小巷子里的小酒馆碰头。

也许沃尔金和席浦斯他俩已经潜入了雪围城,高歌抱着一丝这样的希望。

就算他俩没能来到雪围城,但如果真能找到沃尔金所说的那个酒馆,按他告诉高歌的办法,高歌也可以达成他的目的。

想到这里,高歌拢了拢罩住了头发的帽巾,加快了脚步。

南城的街道没北城的宽阔,却热闹非凡,熙熙攘攘;南城的房子没北城的宏伟,却密密地挤在一起,更聚人气。

一路走来,居然少有人认出高歌的蛮族身份,他慢慢地越来越深入那密如蛛的背街小巷,在这些小巷里,也静僻得很,少有人走动。

高歌不敢问路,怕被认出是蛮人,招来不必要的麻烦,他凭着对沃尔金告诉过他的一些信息的记忆,不断寻寻觅觅。

他有一种感觉,自己的方向是对的,沃尔金的说的那个小酒馆越来越近了。

东拐西拐,也不知转了多少个弯,高歌的眼前忽然出现了一道窄窄的巷门,站在石砌的巷门口可以看到,门内是一条仅可供一人通行的窄巷,又窄又长。

高歌一激灵,抬头一看,巷门的石匾上刻着三个大字——竹竿巷。

他心里一阵狂喜,见四下无人,不由得“哈哈”大笑了几声。

“嘿嘿!”高歌忽然听到身后传来几声阴恻恻的冷笑,飘忽不定。

“谁!”高歌大吃一惊,闪电般回头。

眼前灰影一晃,高歌只觉得身上数处一痛,已然动弹不得。

灰色的人影一把提起高歌,如大鸟般拔地而起,几个鹰起鹘落,已经消失在了巷旁的屋顶之间。

高歌只觉得似乎被一只铁钳紧紧夹住,脚不沾地,好一阵腾云驾雾的感觉,耳边是猎猎的衣袂破空之声。

忽然,高歌浑身一轻,被人从空中抛下。

“轰”一声响,高歌一头撞在了地上,浑身剧痛,如散了架一般。

但在这一撞之下,林哪觉得四肢忽然恢复了自由,一个鲤鱼打挺,从地上一跃而起。

映入眼帘的是一处破败的空地,满是碎砖残瓦,瓦砾间长满了杂草,四周是高高的围绕墙,显然是在一处破败老宅的园子里。

在高歌眼前,立着一位老人,貌不惊人,面沉如水,一身灰袍,正以打量一只弱小的猎物一般的眼神上下打量着高歌。

“老约瑟!”高歌从牙缝里吐出两个字,这个老头正是绝冠竞斗团中的神秘人物,格罗斯少爷的心腹护卫——老约瑟,斗师大圆满境界的高手,与大斗师只一线之隔,随时会冲破天堑,踏入新的境界。

“正是老夫。”老约瑟声音沙哑,颇有得色,似乎很满意高歌这般反应。

“是要杀我吗?”高歌死死盯着老约瑟。

“自你被魁首所得,便已踏上死途,怪就怪你自己运气不佳吧!”老约瑟咧嘴狰狞一笑。

“那就来吧。”高歌无一丝惧色。

“你在大竞斗场中,杀你还需费些周折,你既已出来,杀你不过易如反掌,哪里需要这么大费周折。”老约瑟戏谑地一笑,提高了声音:“出来吧!”

高歌的一对虎目瞬间瞪得滚圆,怒火炽烈。

从老约瑟身后,转出一个须发皆白的高大身影。

“四长老!”高歌似乎一下子明白了许多事情。

“正是我。”四长老森然一笑,“只要你交出治愈了独角金刚和混江鬼的那件秘宝,今天就给你个痛快,否则……”

“你这个背叛主家的败类!”高歌冷笑。

“混蛋!”四长老勃然大怒,大袖一抡,高歌便如炮弹般飞了出去。

“轰!”高歌飞出十来米,一头撞入一堆瓦砾中,尘土飞扬,碎瓦横飞,原本栖身在这堆瓦砾中的虫鼠四散而逃。

四长老身形一晃,已然站到了正挣扎着起身的高歌跟前,睥睨着他,嗤笑道:“区区一个蛮族,虫蚁般的存在,居然也敢教训我。我既不姓冈特,也并非世代侍奉冈特家的世族,不过是暂时栖身冈特家的客卿,今日地位都是一刀一枪挣来的。良禽择木而栖,就算背弃冈特家另有高就,也无丝毫亏欠冈特家的。”

“呵呵。”高歌拭去嘴角的血迹,冷冷一笑:“好一副无耻的嘴脸。如果光明正大辞去长老之位离开冈特家,再择高就,自然无可指摘。但像你这样仍居冈特家高位,却背地里与冈特家的对手暗通款曲,不是败类是什么!”

“再敢放肆,今天就让你生不如死!快说秘宝在哪里!”四长老的一张老脸气得赤红,霍然亮出右手食指。

他的食指上,白色的斗气吞吐,如一根充满危险气息的蛇信。

武义县中医院
中山大学光华口腔医学院附属口腔医院怎么样
常州治疗性功能障碍费用
山东治疗性功能障碍方法
新疆治疗盆腔炎医院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