排球

九尾美狐赖上我 第724章 哥哥杀人

2020-01-16 16:37:39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九尾美狐赖上我 第724章 哥哥杀人

秦若定在门口,呆若木鸡。天籁小说.』⒉

而那些跟着秦飞前来助威的年轻人,此时则是瞪大眼睛,牙齿打颤,双腿哆嗦不止。

他们做梦也想不到,这少年竟然敢在秦家庄杀人!

并且是当着他们这么多人的面,杀的秦家庄长老秦州的宝贝孙子!

他们跟着秦飞前来,只不过想要给这少年一个小小的教训,根本就没有想到要把他怎样。

然而现在,却得到这样一个可怕而令他们难以置信的结局。

这少年,竟如此的残暴狠辣!

秦若的心中,也感到无比的震撼和惊愕。

在她的眼中,这少年虽然武功诡异,但是并不是太难相处,更不是心狠手辣之人。

可是现在,他竟然不给对方任何说话的机会,直接就把对方踩死在地上,出手狠辣而果断,没有任何怜悯之情。

此时这少年眼中的冷冽之意,和刚刚那段平淡却杀意弥漫的话语,给了她极大的冲击。

她只是隐约听说过过当年的事情。

知道他们一家人受到了很大的迫害和苦难,本以为这么多年过去了,仇恨稍微淡了一些,如今看来,仇恨只会越埋越深,越来越浓。

秦飞是根导火线,终于让这忍了十几年的少年爆了!

秦若眉头紧锁,心中暗暗担忧起来。

今日是祖母的寿辰,一大早秦州的孙子就被杀了,这少年恐怕还是不会罢休。

颜家的人一来,很可能又会生出更多的事端。

想到此,她叹息了一声,感到这件事太过难办,只能先去向父亲和爷爷求助了,希望他们能够想出办法来。

她忍着呕吐的**,看了一眼地上秦飞那脑浆流了一地的尸体,对那些年轻人冷声道:“把尸体抬走,不要让客人看见了,先放在后山的棺材中吧。”

那些年轻人哆哆嗦嗦,虽然惧怕那具死状凄惨的尸体,但是一想到可以赶快离开这个是非之地,离开这个可怕残暴的少年,慌忙一起过去抬起了尸体,然后便飞奔而去。

当这些人都离开后,秦若方目光复杂地看着那名神色依旧淡漠的少年,道:“辰哥哥,希望你……不要再杀人了,今天是奶奶的寿辰……”

语气中带着一丝央求,清澈的双眸满是忐忑和不安。

颜雨辰低着头,在泥土上抹了抹鞋子上的血迹,淡淡地道:“我没有杀人,在我眼里,有些人并不是人。”

站在身后呆的小美,立刻清醒过来,挥舞着手中的牙刷道:“颜哥哥说的对,有些人连鬼都不如呢。”

颜雨辰眉尖一动,转过头看向了她。

小美以为自己说错话了,慌忙把牙刷塞进了嘴巴里,一边闭上嘴巴装作刚刚没有说话,一边欲盖弥彰地刷着牙。

颜小汐站在一旁,小脸煞白,手里的牙刷已经掉在了地上,嘴上依旧带着白白的牙膏沫,一动不动地睁着大眼睛,一副傻掉的模样。

这丫头第一次看见哥哥杀人,有些吓傻了。

“小美,把小汐带进去继续刷牙去。”

颜父怕着这丫头晚上会做噩梦,连忙吩咐小美把她带走。

至于小美,脑子本来就有些问题,自然不会怕这些东西,没看到她还在嘻嘻哈哈地开着玩笑嘛。

小美点了点头,很听话地拉着呆滞的颜小汐进了屋。

颜父这时候方叹了一口气,语气中有些责怪,道:“辰儿,这些人虽然可恶,但是都是秦家的人,与你母亲,与你,都算是亲戚,你不该下此狠手的。”

顿了顿,又叹息一声,道:“哎,既然事情已经生了,那就没有挽回的余地了。我昨晚与你母亲商量了一下,今天我要把蓝凤玉的事情公布于众,处境非常危险,你母亲一会儿去找你二舅,让他和若儿先护送你们三个离开……”

说到这里,他摆了摆手,道:“不用多说,这件事我跟你母亲已经决定下来了。今早,你与小汐小美三人必须走,越快越好。”

颜母也满脸担忧地道:“是啊辰儿,何况你现在又杀了人,不说秦州他们一家人不会放过你,就算是你外公,也不可能偏袒你的,你与小美她们快些离开吧,这里有我跟你爸就可以了。”

随即看向了秦若,道:“若儿,麻烦你们了。”

秦若点了点头,道:“小姑,放心吧,这是我们应该做的,我与父亲一定会亲自把安全他们送走的。”

说到此,这女孩的目光看向了眼前的少年,想要看看他此时此刻所表露的情绪。

可是颜雨辰站在原地,脸上却看不出任何表情,也没有说一句话。

“事不宜迟,若儿,快些去让你父亲过来,我还有一些事情要与他交代。”

颜母看了看外面,有些焦急地催促道。

秦若好奇地看了颜雨辰一眼,转身就匆匆离开了。

“辰儿,快进屋收拾东西去。”

颜母又转过头来催促道。

颜雨辰沉默了一会儿,方摇了摇头,在石凳上坐了下来,轻声宽慰道:“妈,没事的,兵来将挡,水来土掩。咱们以前受尽欺辱,不能反抗,直到现在,你还身怀病痛,无法痊愈。而我的寿命也被那些人害的只有二十年,一出生就不能跟其他小孩一样玩耍,不能做任何运动,连走路都费力,苦了你们和小妹很多年。这个仇,咱们不能不报。”

颜小汐躲在屋里的门后面,双眸噙着眼泪。

颜父沉默下来,过了片刻,方叹息道:“辰儿啊,仇的确要报,但是咱们现在无依无靠,就连秦家,也有很多人都针对咱们,咱们势单力薄啊。”

颜母没有再劝说,直接进了屋,语气有些严厉地道:“我去收拾东西,辰儿,一会儿等你二舅和若儿来了,你们就走,你若是不走,我就……”

颜雨辰站了起来,眼中寒芒闪烁,道:“妈,不必了,我现在就算是想走,也走不了了。”

颜母定在门口,身子一颤,转过身,看向了外面。

外面突然传来一阵喧哗声。

随即,密密麻麻的脚步声,向着这座小院快接近。

深圳远大肛肠医院主治医生
贵州银屑病医院预约挂号
亳州看癫痫病要去哪里好
呼和浩特哪家医院治疗癫痫病好
绍兴治疗前列腺炎医院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