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超

宅师第360章这是我画的

2020-01-25 23:00:32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宅师 第360章 这是,我画的!

“这是平庸之作。”洛水逐一评点高山红日图之后,劝说道:“方哥,你要是喜欢这类型的画,我记得林老板手上有一幅名家作品……”

“不必了。”方元连忙摆手,笑着说道:“就要这一幅吧,我买这画回去,也不单纯是为了收藏,主要是想到公司办公室有些单调了,所以打算买这画回去点缀一下。”

“挂在办公室的画不能太好,不然一但有什么意外坏了,那肯定很心疼。”说话之间,方元也递了一张卡过去,微笑道:“老板,便宜点吧。”

“也给你打七折。”林老板笑道,反正是一幅普通的画,本来以为卖不出去了,现在有人想要,那也算是意外之喜,能赚多少是赚多少了。

“谢谢老板。”方元笑容愈加浓郁。

一会儿,交易完成,林老板也把高山红日图摘取下来,细心扫去画面上的灰尘,然后才装进专用的锦盒中递给方元。

之后,两人与林老板拜别,各有收获而归。走了两三分钟,就来到了洛水所说的茶楼。这里的生意的确很好,一楼大厅基本上没有什么座位了。

喝早茶,这基本上是粤省人的生活特色了。带上一份报纸,再约上三五好友来到茶馆,完全可以从早上一直待到晚上。

当然,也不是什么人,都有这个时间整天泡茶楼的。反正进入茶楼之后,方元环视一眼,发现在这里喝茶的多数是中年或老年人,年轻人极少。其间各种茶香,以及糕点香气,伴随缕缕蒸气在空中弥漫,也让他心旷神怡。

这个地方,也算是洛水的主场,不等服务员迎上来,他就带着方元上了二楼。相对来说。二楼的客人确实比较少,而且用一串串水晶帘子隔开座位,也显得更加雅致。

此时,两人找了个临窗的位置坐下,自然有服务员走来接待。

“来壶龙井,再要桂花糕,水晶虾饺……”洛水连服务员递来的茶单名录都不看,就直接点了茶和茶点。

服务员飞快记录,然后露出笑容:“两位稍等,你们点的东西马上就来。”

速度真的很快。两三分钟而已。一壶热气腾腾的龙井茶。以及七八盘香气扑鼻的茶点就直接摆在了两人的面前。

“方哥,你尝尝。”洛水推荐道:“桂花糕,采摘最新鲜桂花制作而成,滋味甜而不腻。十分清香爽口。”

方元也不客气,夹了块桂花糕放到口中一咬,糕点绵软而不粘牙,滋味的确不错。一边吃着软糯可口的茶点,一边轻品清香四溢的龙井茶,那种闲适的感觉,真是非同一般的享受。

“方哥,滋味怎么样?”洛水笑问道,眼睛轻轻一眯。就好像是在动漫中走出来的暖男大帅哥,绝对是一代男神风范。也庆幸附近没有什么少女少妇,不然又有许多人春心荡漾,晚上睡不着觉了。

“非常捧。”方元赞不绝口。

“没推荐错地方吧。”洛水呵呵一笑,眼中也有几分狡黠之色:“既然这样。那你是不是可以考虑告诉我,那幅高山红日图到底有什么玄机?”

“能有什么玄机。”方元笑了笑,把手中的画递过去:“不信你自己看。”

洛水真不信,直接把画卷取出来,小心翼翼摊开半截打量。以他的鉴赏能力,自然能够看得出来,这画无论是从画风笔法,还是装裱工艺,包括纸质材料,都非常的一般。至少在他眼中,没有丝毫的特别之处。

“真是我多心了?”洛水喃喃自语,干脆把画举起来,迎光注视。

这也算是鉴赏字画的小窍门了,迎光看画只要装裱的材料不是太厚,一般情况下应该可以看出一些端倪来。起码对于画卷的颜色、薄厚、纸质纹理等等细节,有个大概了解。

但是洛水打量了好久,却不得不承认,这画真的很普通。有了这个结论,他也说不上到底是高兴,还是失望。高兴的是,自己的鉴赏力还是不差的,以前就判断这画很普通,所以没买。失望的是,这画太普通了,反而少了几分惊喜,白期待了。

洛水摇了摇头,本来想把图画收卷起来放回去,但是出于谨慎的心理,他还是把图画展开到最后,观望画卷的左下角位置。

乍看之下,洛水眉头一皱:“居然是佚名画,太敷衍了。肯定是连画家也觉得画得不好,干脆不题款了。”

“佚名?”方元瞄了一眼,顺手一指:“虽然没有盖印章,但是好歹也留名了吧,不是有两个字吗?”

“南海。”洛水摇头道:“估计是在南海画的,最多算个地名,没有作者名与日期印章,自然算是佚名作品。”

“佚名就佚名吧。”方元不介意道:“反正我买这画,也不是当成名家作品来买的。”

“说的也是。”洛水轻轻点头,就要把图画卷起来。就在这时,一个人悄无声息出现在他的旁边,突然开口道:“这画,能给我看看吗?”

“咦?”洛水一愣,抬头看去,只见旁边多了个老人。一个衣着考究,精神抖擞,鹤发童颜,有点儿慈眉善目的老人。

洛水眨了眨眼,不管老人是什么来意,但是出于尊老爱幼的美德,他连忙起身拉开旁边的椅子,引手道:“老人家您坐。”

“谢谢。”老人赞许一笑,落落大方坐下,然后歉意道:“不请自来,冒昧了。”

“没事。”洛水摆了摆手,同时也有些好奇:“老人家,你要看这画。”

“是啊。”老人坦然点头,表情有几分热切:“可以给我看看吗?”

“这个……”洛水迟疑了下,转头看向方元。

方元目光在老人身上掠过,就直接点头,毕竟在大庭广众之下,总不会怕一个老人抢他们两个年轻壮实小伙的东西吧。

有了方元的许可,洛水自然不会做恶人,直接把图画递了过去:“老人家,你慢慢看。”

这个时候,洛水心里本来已经熄灭的好奇心,又重新燃了起来。他暗暗揣测,难道这画真的有什么蹊跷?

这个时候,老人接过图画,好像有几分难以抑制的激动,手指头小心翼翼地在图画上轻轻拂过,脸上浮现追忆之色。那个情形,好像老人不是在观赏图画,而是回想什么往事似的,陷入了失神之中,久久没有清醒。

好久之后,老人总算是回过神了,感慨万端道:“一晃二十余载,终于再见到这画了。”

“二十年?”洛水愣了一愣,忍不住问道:“老人家,你知道这画的来历?”

“知道,怎么可能不知道。”老人点了点头,轻叹道:“这幅画……是我画的。”

“什么?”出乎意料的答案,一下子就让方元和洛水愣住了。

老人一笑,也有几分感怀:“那是二十多年前的事情了,我与几个知交好友在南海游玩。一天雅兴大发,就顺手涂鸦了这幅画,正打算题款的时候,却被一个朋友抢去了。”

说话之间,老人的语气十分低落:“不过在十余年前,那夺画的朋友先走了一步。唉,人生充满了苦难,特别是岁数一大,老朋友病的病,走的走,让人无可奈何……”

听到这话,洛水也叹了一叹,却不知道应该怎么安慰。毕竟以他风华正茂的年纪,说什么似乎都不合适,有炫耀的嫌疑。

幸好老人很快振作起来,微微摇头道:“不过生老病死,这是自然的规律,我也看开了。半只脚都踏进棺材中了,还有什么想不开的。估计过不了几年,就该轮到我了。”

“老人家,你千万不要这样说。”洛水连忙宽慰道:“您老肯定能够长命百岁的。”

“是啊,长命百岁。”老人似笑非笑道:“我今年九十六。”

“啥?”洛水懵了,仔细打量老人,极度怀疑老人是不是把自己岁数说反了。看他鹤发童颜的样子,哪里是九十六,分明是六十九嘛。

“不相信?”老人笑了笑,忽然伸手在银白寸长的眉毛抚过,眼中略微有几分得意之色。对于自己的年龄优势,他向来很有成就感。

“……信!”洛水认真点头,明显口不对心。

老人也不打算拆穿,轻微一笑,随之表情一敛,又有几分伤感之意:“小伙子,我有个不情之请,希望你们能够答应。”

洛水一听,就心里有数了,下意识地看了方元一眼,然后笑道:“老人家,有事您说。”

“这画,虽然是我画的,不过更是老朋友的遗物。”老人叹声道:“睹物思人啊,我希望你们能把画卖回给我,好让我留下作纪念。”

果然不出所料,洛水点了点头,也有心成全老人,当下转头道:“方哥,你看……”

人心都是肉长的,谁听了老人的话,也难免会有几分恻隐之心。毕竟这画是老人的作品,现在他要买回去,而且是为了纪念逝世的老朋友,于情于理,方元都不可能拒绝。

然而,方元偏偏拒绝了,直接摇头道:“不卖!”

“呃……”洛水愣住了,随即若有所思,眼中带笑道:“方哥说得对,的确不应该卖,反正这画也没花多少钱,送回给老人家就好了。”

宁波市第七医院预约挂号
蓬安县人民医院怎么样
吉林治疗癫痫病最好的医院
天津治疗月经不调费用
南京能治牛皮癣的医院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