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BA

归一有道 第五十二章 拘魂(第一更)

2020-01-17 01:14:07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归一有道 第五十二章 拘魂(第一更)

晚上还有一更

————————

天湖山听竹湖。

此时湖边上立着百余人,皆是一身黄衣练功服,袖口裤脚上用绳子绕实扎紧,绳子的颜色不尽相同,三分之二的人是白色,剩下的,有蓝、红、紫色三种颜色,紫色最少,只有两人,再者是红色,乍眼看去,约莫十人,最后便是约莫三十人的蓝色绳扎。

他们的束发盘于头上,有的干脆剃光了头,但每个人都是赶紧利落得一身干劲,他们的腰板挺得很直,下身巍然不动。

百余人眼中精光如剑,一脸肃然。

人群之中,站立着三个与众不同的人。

其中一人同样一身黄衣,不过与众人不同的是,衣服收口所用的是黑色的绳子,身上的黄色衣物细看之下有黑丝绣成的一幅山川江河。他的面容如刀削般锋利,每一寸肌肉像是被精雕细琢般,没有一丝赘肉,浑身透着一股冷冽刚毅之气。

在他的左右两侧,分别站着一位身着佛门袈裟,手持法杖的光头少年,另一侧站着一位白袍黑帽之人,黑帽之下是一张年轻的少年脸庞,双手拢于袖中,垂于身前,透着有几分秀气,但脸色有些惨白,眼神有些空洞。

他们的前方,是泥流过境的一片狼藉,有着数不清的妖兽尸体,其中有着比西城门更多的人族尸体,目之所及,残身断肢。

泥流的痕迹蜿蜒,从听竹湖一直延伸至楠城西门。

此时泥流痕迹两旁,十步一人,身着黑甲,皆是楠城护城军无疑,只是他们带着掩罩口鼻的黑色布料,布料被特殊药水浸泡过,阻挡了让人闻之欲吐的血腥味道。

他们往周边的尸体洒下一些白色的粉末,只要妖兽的尸体碰上,必化为一摊无色无味的液体,随即渗入地里。

至于那些人族的尸体,有一身白甲的白府军还有一些是罗刹匪帮。

他们被拖到一边,排成一排,掩上白布。

黑胄护城军没有一个人在说活,只是默默在干活,仅仅漏出的双眼中,眼神由一开始的悲悯到漠然。

此时虽然雨过天清,但是空气中没有那让人神清气爽的感觉,更多的是一种让人喘不过气的压抑。

佛门光头立掌胸前,念诵一句“阿弥陀佛”,清明深远。

随着佛号出口,周围的压抑之感顿时轻了许多,黑胄护城军一众神台登时清明,凝重的感觉顿即消散。

神情冷冽的男子看了一眼身边的佛门少年,眼中透露着一丝赞许,开口说道:

“以你的年纪做到‘一念气生’,实属不易,当下佛门之内,同辈之中,你当属顶尖一流。”

佛门少年弯腰行礼,无比郑重,说道:

“祁鸿阁主,谬赞了,师傅传承有道,有幸得以授传,但离那‘一念成佛’的境界还差得远。”

男子微微仰头,笑道“若是你这年纪能到那个境界,那要你师傅何用?”

佛门少年口中念念有词:罪过罪过。

一旁的白袍秀气的少年抿了抿嘴,此刻开口说道;

“祁鸿先生,我可以了,何时开始?”

“那便好,事不宜迟,现在就开始吧。”

秀气的少年点了点头,双手从袖中抽出,而出手的那一刻,一道涟漪凭空出现,包裹着这场中,最为特别的三人。其余在场众人,看见的不过是一道黄光围绕三人飞速旋转,逐渐由淡转盛,最终将三人笼罩其中,里面景象不得而知。

忽而涟漪之内,冷冽男子的声音传了出来:

“武阁弟子,各司其职。”

袖口裤脚上束有紫色绳扎的两名弟子弯腰抱拳。

“是!”

随后各领一半弟子,拔足而起,接连抄掠,散落于倾泻而下的泥流之外,神情戒备,那些阴暗处见血性起的妖兽压制住了蠢蠢欲动的暴戾意念,伺机而动。

仿佛与世隔绝的涟漪之内,那秀气少年的左右指间各捏夹三张黄羽符,一共六张,其上有红色朱砂画就敕令符文,少年往身前一挥,符文生光,同时口中念念有词:

“天地有灵,鬼府有魂,天神有令,鬼差来见。”

说罢,六张黄符化为六道黄光,分别向六个方向散去,直入地底。

少年罡步连踏,口中念辞不绝,他的脑海中一直回响着一个名字,直到某一时刻,身前阴风盘旋卷起漫天落叶。

少年睁眼,在他的视野中,有两名不过一尺高的鬼差阴兵,青面獠牙,手上用一根锁魂索拘押一名白衣男子的虚影,男子战战兢兢,蓬头垢面,但细看之下轮廓根底是一名俊美男子。

鬼差阴兵,在场无人得见,唯有这个少年,但男子的虚影,众人瞧得清楚。

只听那脸色有些惨白的秀气男子开口说话,一言一词,却是掷地有声,荡人心魂。

“白浪,你身为人族修者,暗地修炼鬼界鬼法,行逆天之法,以至数千婴灵无**回得道,天理难容,你可知罪?!”

白浪的虚影看向这个少年,跪地惊恐不已,不是因为这个少年,而是少年身后,有一尊十丈阴神之像,手执灭魂鞭,怒目而视。

白浪吓得肝胆俱裂,阴气不由自主地内敛入“身”,连声道:

“卒人知罪,卒人知罪!”

少年面无表情,惨白依旧,说道:

“现在,我问你答。”

“是是是...”

“鬼阴之法,从何而来。”

“是那鬼门门主,息明道人。”

“我说的不是人界之事。”

“是...是那鬼界的...血虢修罗。”

“昨夜一战,除了他还有没有其他鬼物?”

“有...有一名叫朔皿修罗的,也在其中。”

少年顿了顿,接着问道:

“你可知道妖族与鬼界可有何联系?”

“这个…..”

白浪犹豫不定,秀气少年开口道:

“你可知道现在容不得你考虑?你造的孽,在下面没个万年以上,定是出不来,即使出来了那往生桥上,让你踏还是不踏,我还是有那么一点权力,你自己掂量。”

白浪咬牙道:

“有!”

“详细说来…”

风吹过境,日上中天,黄色涟漪之内,一问一答,一炷香的时间过去了。

佛门少年低头默念经颂,秀气少年依然面无表情,但脸色已是苍白。被称为祁鸿阁主的冷冽男子沉声道:

“你说的话我们自会查实,若是真的,说不定会有一时造福苍生,到时候自会有人信达阴廷,上达鬼帝,赦免你百年炼狱之罪,但这个对你今后的万年而言,九牛一毛,你可要清楚。”

白浪连忙说道:“卒人知晓,但我那百年之罪可以不要,甚至可以再加万年,卒人有斗胆有一请求,能否告知我那尚在人界的妹妹,让她千万不要去找她娘,我生前对不住她,现在唯一想做的就是替她挡一挡日后的灾。”

说完这句话的时候,白浪的虚影淡了很多,随时消散。

少年额头之上渗出豆大汗珠,看向身边的祁鸿阁主,空洞的神情上出现一丝焦虑。

男子迟疑片刻,说道:

“许你所求。”

说罢,白浪的虚影和那只有秀气少年可以看得见的两名鬼差,迎风消散,少年一阵眩晕,身后阴神之像亦随之消失。

他扑通一声,单膝跪地,旁边的佛门少年连忙将他扶起,只见那秀气少年空洞的眼神逐渐恢复了生气,脸色有了一丝红润。

那祁鸿阁主拍了拍眩晕少年的后背,说道:

“着实抱歉,我问的时间有点长,今日多亏有你,他日便让城主给你师傅带些话,提拔几句。”

此刻,少年目光变得炯炯有神,摆摆手,说道:

“阁主千万不可如此,城主大人对我有恩,此次也是他开了口,我过来属于义不容辞。”

祁鸿阁主见他眼神坚决,便不再多言。

只是望着山下楠城,长长叹了口气。

“接下来的日子不太平啊......”

锦州市妇婴医院
枣庄矿业集团滕南医院
四川手术治疗白癜风
衡水白癜风治疗医院哪家好
泰安牛皮癣治疗费用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