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甲

玄骨鬼帝第228章血战

2020-01-26 10:26:43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玄骨鬼帝 第228章 血战

石墨原本黑漆漆的,还没有巴掌大,因为怀墨太激动了,用力捏了几下。

石墨上的裂痕增大了许多,终于掉了很小的一块。

按理说,石墨里面也应该是黑色的,可现在崔不言看到的却是白色的。

崔不言将石墨拿了过来,在怀墨震惊的目光下,用力一捏,捏碎了石墨外面一层,抖掉那些石墨渣,一个白水晶佛像出现在他的手上了。

“这是什么?”这个世界没有佛,所以崔不言不认识这是佛像。

但是怀墨认识,但只知道是佛像,并不知道是什么佛。

他飞快地将白水晶佛像抢过去,相当生气:“爹,你能不能想问问我的意见再动手啊?”

崔不言尴尬地笑笑:“别生气,我也是不小心的,太顺手了。”

怀墨心里很郁闷,陪伴他十几年的石墨就这样被毁了。

崔不言又说:“别摆出那个表情,石墨虽然没了,但是你有这个啊。这个和石墨不是一样陪了你十几年吗?其实,真正陪伴你十几年的应该是这个玉佩才对,只是我们没发现而已。”

怀墨勉强接受了这个说法,微微点头,仔细瞧了瞧这白水晶佛像。

白水晶佛像非常精致,每一条纹路都非常细腻,给人以温和慈祥的感觉。

这个世界根本就没有佛这个概念,但在怀墨的前世却是很多人的信奉佛。

不管佛是否存在,这个白水晶佛像都不应该是这个世界的,而是来自于他的前世。

难道,他死后灵魂穿越的时候,不小心将这个佛像也带过来了?

可是,他不记得自己曾经拥有过它,而且它还是藏在石墨里的。

这时,崔不言拍了拍他大腿,说:“这个可能跟你的身世有关,一定要好好保存,将来你或许还能找到你的父母。”

怀墨神色一冷:“别提他们,我只有你一个爹。”

“傻小子,血浓于水,不是……”

“我不会找他们的,爹你也别提这事了。”怀墨抬手掀开车窗,看了看外面,只见一排排高大的树木正慢慢地想后面移动,便问道:“爹,我们这是在哪里?”

“恒天城东面的森林,再过一个小时估计就能回到恒天城了。”

恒天城,归云帝国的首都,全国最繁华的城市之一,齐家所在,怀墨从小生活的地方。

归云帝国共分为十二个州,每个州下面有着许多城市、镇、村,州的政治中心被称为“州城”,而恒天城便是恒天州的州城,也是帝国的首都。

在这个魔法盛行的时代,每个州城和普通城市都有魔法学院。

魔法学院分为两种,一种是基础魔法学院,培养一般的魔法师,对学生的资质没什么要求,只要有成为魔法师的资质就行;另一种是州魔法学院,顾名思义,一个州才有一个的学院,培养的都是优秀魔法师,从州魔法学院毕业的魔法师一般都能被重用。

怀墨当初考取的正是恒天州魔法学院,而且是综合分第一。

州魔法学院的入学考核考的可不只是魔法资质,还有智力、身体素质、应变能力等很多方面。

怀墨除了在算术这一项上分数很低外,其他项目都是高分。

说起他的算术,简直连五岁小孩都不如,最简单的加减运算都会出错。

这一点经常被他的两个竞争者拿来说事,而这次参与营救他的人里就有一个是他的竞争者。

那人名叫玄真,也是崔不言的养子,此时在另外一辆马车上。

这次他们捣毁了那个败类的巢穴,不仅救出了怀墨,顺带救了五个可怜的孩子。

那些孩子年龄都比怀墨小,伤势虽然没怀墨重,但到现在还昏迷不醒,要送进恒天城医治才行。

一个小时后,他们终于来到了恒天城前。

怀墨此时虽然不能走路,但已经能坐起。

崔不言掀开车帘,看着前面那座雄伟的城池。

这座城池高五十米,厚二十多米;大门高十几米,宽十米,旁边还有几个小门。

除了几座边防大城,基本没有比恒天城更雄伟厚重的城池了。

据说,在很久以前,当时归云帝国并没有现在这么大,而恒天城在当时正好是边防大城,所以城墙才会这么高大厚实。

城门上方有块巨石,上面雕刻着两个大字:恒天。

城门下,进进出出的人非常多,造成了交通堵塞。

怀墨等人的两辆马车安静混在人群里,缓缓地开进恒天城。

城里的街道地面都是石板,和城门一样宽十米,但此时依然显得有些拥堵。

还好,走过两条大街后,人就少了下来,而周围的小摊小贩也少了,酒楼茶馆却是多了起来。

马车速度加快了一些,向恒天城中心区域前进。

在路过一间医馆时,身穿黑衣的玄真停下马车,带着那些孩子去看病。

崔不言则继续带着怀墨回齐家。

恒天城东部区域是皇宫,而皇宫前面的中心区域则是大贵族们的居住区,齐家就在那片区域,很靠近皇宫的位置。

齐家的直系子弟非常稀少,除了家主齐断,就只有一个小姐齐舞和少爷齐翎,而小姐齐舞并不住在齐家。

怀墨和少爷齐翎关系相当差,经常吵架,甚至打架,这也是他不想当齐家管家的一个原因。

齐翎今年才八岁,所以每次打架都输,但他绝对不会向齐断告状。

这也是怀墨唯一欣赏的一点,所以能不打就不打,但基本上每次都是齐翎先挑事。

当马车来到齐家门前时,立刻就有几个仆人迎了出来,帮助崔不言把怀墨抬下来。

虽然他们看不起怀墨,但不敢得罪崔不言,连在崔不言面前鄙视怀墨都不敢。

因此,他们的动作很轻,很小心。

齐家的府邸很大,但基本没贵重的饰品,看上去非常朴素。

当怀墨被抬进齐家,就见一行人风风火火地赶过来。

为首的那人虽然只有十六岁,但明显是后面那些人的首领,一过来就露出笑脸,看着有点虚伪:“爹,三弟,你们回来啦!”

“嗯。”崔不言不冷不淡地点点头。

这让那个少年心里非常不爽,因为他是崔不言的亲生儿子,可崔不言很少正眼看他。

他叫崔常,魔法资质不比怀墨和玄真差,各方面能力都很不错,自认为很优秀,但从来没得到崔不言一句夸奖。

反而,怀墨和玄真这两个捡回来的孩子,经常得到崔不言亲自教导,经常能看到崔不言对他们笑。

特别是怀墨,崔不言对怀墨的关爱是最多的,简直把他当成了真正的亲生儿子。

而他,崔不言的亲生儿子,却很难得到这些,反而更像是捡回来的孩子。

所以,他非常痛恨怀墨和玄真。

但他不会表现出来,即使屡次被崔不言冷遇,也能保持微笑。

同时,他也是怀墨和玄真的竞争者,而且他认为自己肯定能在崔不言卸任之后,担任齐家的管家之职。

崔不言对他并不在意,亲自带人将怀墨抬进后者的房里。

一进房间,崔不言的脸色就变了,随后跟进来的崔常的脸色也变了,其他仆人的脸色也变得古怪起来,而怀墨整个人都惊呆了。

这还是他的房间吗?

桌、椅、床都被拆得七零八落,衣服裤子被随处乱扔,简直就是个垃圾场。

“谁……谁干的?”怀墨的声音在打颤,已经愤怒到极点。

没人回答他,因为大家已经猜到是谁,但不想说。

齐家里敢这么做,而且会这么做,又肯定会针对怀墨的人,只有一个,那就是小少爷齐翎。

“先把怀墨……”崔不言本想让怀墨躺到床上,但床已经被拆了,连桌椅都被拆了,连个坐的地方都没有,不由苦笑一声:“把怀墨抬到我那里修养,请个大夫给他治病。另外,再派人把这里好好地修一修。”

“是!”

等怀墨被抬走,崔不言便冷下脸,对崔常说:“小少爷呢?”

崔常苦笑道:“爹,您是知道的,那位小祖宗很难找,不过肯定没跑出去。”

“立刻去找!”

“是!”崔常立刻发动几十个男女仆从搜索整个府邸。

崔不言看着这被破坏得很彻底的房间,摇头苦笑一声,转身离去,刚走过一个回廊就遇见一个小男孩正面跑来。

小男孩长得非常漂亮,约莫八岁年纪,剑眉星目,黑发飘逸,身穿锦衣玉袍。见到崔不言,他立刻停下脚步,背负双手,老气横秋地说:“老崔,怀墨那小子呢?”

崔不言嘴角微微抽搐,尽量使自己心平气和,说:“他受了很重的伤,正在修养。”

“哦,我去找他玩玩。”小男孩嘴角勾起一抹淡淡的邪恶的微笑。

“等等!”崔不言语气有些冰冷,“小少爷,怀墨的房间是不是被你破坏的?”

小男孩齐翎笑道:“正是本少爷的杰作。是不是很像艺术品?”

“哼!跟我去见老爷!”崔不言一把抓向他的肩膀。

“休想!”齐翎脚下一动,身体横移,却躲不开崔不言那看似普通的一抓,脸色微变,这么轻易就要被抓住了吗?

安化县中医院预约挂号
长春在哪家医院治银屑病好
白癜风医院北京哪家好
金华治疗宫颈炎方法
大连治疗包皮包茎医院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