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冠

棺山夜行第62章甩不掉的魔鬼

2020-01-26 20:47:08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棺山夜行 第62章:甩不掉的魔鬼

第62章:甩不掉的魔鬼(求正版订阅)

看到有一缕细长的黑雾,从浓密的黑暗中飘了出来,正往他们两个其中一人的嘴里飘,我立刻意识到,那不是飘进去的,是吸进去的。

见此情景,我立刻惊叫道:“别呼吸。”

喊完后,我本能的做出了一个屏住呼吸的动作,用自己的手堵住了嘴,然后看向他们两个,他们两个也正满脸不解地看着我。

没有石壁的映照,还是看不到那黑雾,他们两个看着我奇怪的表情,也学着用手堵住了嘴,但并不明白是什么意思。

老嫖对着我眨了几下眼睛,意思是想问我怎么了,看着我堵嘴,他两谁都没敢説话。

此时我也不知道该怎么解释了,对着老嫖一扭头,让他过来自己看。为了让老嫖尽快看明白,我特意放下了堵住嘴的手,指了一下石壁上聚集的黑雾和不黑处的我们三个。

并且有意的区分指给老嫖看,有亮diǎn的那个是我,我diǎn了一下带亮diǎn的那个不亮处,然后diǎn了一下我。又提示他,离我近的那个是他,然后又指向第三个。

当我指向第三个的时候,心里咯噔一下,头发几乎都要立起来了。

那个在石壁中显示的萧莫言,已经被浓密的黑雾所笼罩了。我不知道是不是自己眼花了,那黑雾就像是伸出两条大手一般,正奔向萧莫言,并且那缕细xiǎo的黑雾,还在不断的朝她那里飘动。

我连忙回头去看,在回头的过程中,我看到老嫖的脸色变得铁青,两眼紧盯着石壁。

当我即将要转向萧莫言的时候,老嫖瞬间碰了我一下,以最快速的动作,用手指向石壁,让我再看一眼石壁。

我也不知道这是人的习惯,还是本能的一种反应,竟然顺着老嫖的手指又看回到石壁上。

这不看还好,这一看,吓得我满脑门子的冷汗。

只见石壁上显示萧莫言的位置,在她头dǐng的上方黑雾转变了,不再是单纯的聚集了,黑雾开始变得有形态。

那种形态让人看上去不寒而栗,毛骨悚然。我开始理解老嫖的脸色为什么会变得如此铁青,没有人见到此刻的情景会不惊恐的。

原本浓密的黑雾,在萧莫言的头dǐng上形成了一个人状,不,那不是人状,简直就是黑暗中的魔鬼,特别是那个巨大的骷髅头,眼眶和下颚在石壁上显现的无比清晰,它的巨大已经超出了我对魔鬼的想象。

刚刚伸出来的两条黑雾,如同魔鬼的两只大手,盘旋在萧莫言的脖子上。那是一个要掐死人的动作,或者説,那更像是要勒死人的动作。

我和老嫖几乎第62章:甩不掉的魔鬼(求正版订阅)

是同时转头去看萧莫言,她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也在看着我和老嫖。

萧莫言依然保持着捂着嘴的动作,并没有感到半diǎn的异样,不过她已经通过我和老嫖的面部表情,感觉到了一丝的不妙。

她很聪明,只是脸上显露出紧张的表情,但身体并没有做任何的动作。其实现在我也不知道她动一下,会有什么后果,毕竟那黑雾只是在石壁上才能显现出来,对于这种有形无质的东西,到底有没有杀伤力,我还真不清楚。

老嫖在一旁频繁的快速转头,一会看向石壁,一会看向萧莫言,想必他也没有搞懂这黑雾的魔鬼是怎么回事。

我本有心让萧莫言动一下,看看那黑雾会有什么反应,但思之再三,还是觉得不妥。毕竟这个世界上有很多东西是解释不清的,万一稍有不慎,这个有形无质的魔鬼,成为了真实的,那我们岂不是都得玩完。

就在我焦虑万分之时,老嫖从旁边碰了我一下,又指了一下石壁。

我在转头看石壁之前,看了一眼老嫖,他的表情变得少有的那般紧张。

看到老嫖如此紧张的表情,我这心里有diǎn忐忑不安了,心説,该不会是有什么变化吧?

心想,可千万别有变化了,虽説这魔鬼般的黑雾,在现实中我们看不到,但却在石壁上显现的非常明显,并且可以看清它的各种动作,每一个动作都是那般犀利。如果真的发生了什么变化,还真不是我们能控制住的。

我现在最担心的是,那魔鬼般的黑雾出现在现实中,因为它的速度太快了,在没有风力的情况下,它能如此快速的聚集,并且显现出致命般的形态,如果变成现实而看得见,那绝对是可怕的一幕。

转过身来看老嫖指的方向,还是石壁上显示萧莫言的位置,我看了几眼都没发现有任何的变化,于是满脸疑惑地看了一下老嫖。

老嫖还是那般紧张的表情,又用手指了一下刚才的位置,并且将手指停留在最底端。

我一看,老嫖这是让我仔细地看,连忙贴近了仔细去看他手指的位置,可看了几秒钟,也没发现有什么异常,只好对着老嫖摇了摇头。

我这一摇头,可把老嫖急坏了,对着我的头就拍了一下,然后用手做出一个上升的动作,紧接着便指向显示萧莫言的那块。

看着老嫖的这两个动作,我立刻明白了他的意思,他是説石壁中的萧莫言在上升。

我也没多想,不再去观察墙壁上的一切,直接转身看向萧莫言。她还站在那里,一动不动地看着我和老嫖。第62章:甩不掉的魔鬼(求正版订阅)

由于灯碗中火苗的亮度很难照到她的脚,所以我站在这里根本就看不到她的脚是否还在地上。

我深吸了一口气,拿着灯碗蹲下身来,去照看萧莫言的脚。下蹲时,我心里非常的矛盾,想看,又不想看,真怕看到不想看到的那一幕。内心里也在企盼,希望理解错了老嫖的意思,并不是萧莫言在上升。

可现实永远都是残酷的,当我蹲下身来去看萧莫言的脚时,整个人都惊呆了,打死我都不敢相信,我会看到这一幕,她的脚已经离地三四公分了。

我抬头看向萧莫言,她也正看着我,我都不知道该怎么办好了,她就像是什么都没发生一样。此刻我也相信,她毫无察觉,根本不知道自己的脚离地了。

我也不知道自己当时是怎么想的,快速的站起身来,一把抓住萧莫言的手喊道:“快跑。”

我以为自己的这个举动很突然,但当我拉下萧莫言的时候,老嫖已经抢占了一个身位,站在萧莫言的前面,根本没用任何语言的交流,老嫖便拽住萧莫言的另一只手向前跑。

两个人分别拽着萧莫言的两只手,其实这样跑的并不快,但眼下我们考虑的并不是跑的快慢的问题,而是怕魔鬼般的黑雾将她再次拉离地面。

刚一跑起来,灯碗中的火苗就熄灭了,眼前一片漆黑,还好这个地方够宽,我们离这边的墙壁也很近,虽説眼睛看不到墙壁,但隐约的也能感觉到墙壁的准确方位,不至于担心撞到墙壁,便一路勇往直前的跑去。

狂奔之下,根本就没有想过这里到底有多长,跑了不到50步远,就听老嫖那面咣当一声,好像是撞到了什么,那声音特别的有颤感,几乎要把我的耳朵震聋了。

等我缓过神来,想停下来,已经为时已晚,整个人不知和什么硬物相撞在一起,就听一声闷响,我便被弹出两米开外,当即灯碗和萧莫言都脱手了,这完全是我自身的弹力造成的,因为我感觉到前面的东西是硬物,并没有任何的弹力。

虽然我们都撞得不轻,但并没有被撞糊涂,三个人跌跌撞撞地站起身来,老嫖率先把打火机打着了,找到灯碗diǎn亮后看看我们,然后去照前面的物体。

前面是一面凹凸不平的石壁,和我们刚才看得那面石壁是同一石质,都是暗黑色的那种石头。唯一不同的是,前面的石壁非常的不规整,不像那边石壁光滑。

我撞到的是这面凹凸不平的石壁,而老嫖撞到的却不是石壁,老嫖那面出现了一个铁门,他是直接撞到铁门上的,怪不得咣当一声,震得我耳根子都麻了。第62章:甩不掉的魔鬼(求正版订阅)

我一眼便看出这道铁门的材质了,这是和我们在溶洞上面那块铁板一样的材质,颜色和形态也极其的相像。可让我不解的是,那边放着的半扇门并不是这里的,这里的两扇门都在。

就在我和老嫖都关注这道铁门的时候,我就感觉到紧贴在我旁边的萧莫言在哆嗦。

她的这种哆嗦的程度,并不是因为冷的颤抖,而是一种惧怕的抽搐。

我连忙转身去看萧莫言,只见她两眼正盯着凹凸不平的石壁上,全身都在颤抖,就连上下牙都打着冷战。我不知道她这是怎么了,立刻顺着她看得地方看去。

只见凹凸不平的墙壁上,显现出了我们三个的景象,同时也显现出了魔鬼黑雾的景象。

那魔鬼黑雾竟然还抓在萧莫言的脖子上,看到这一幕,我真想把萧莫言的眼睛挡上,毕竟魔鬼黑雾是出现在她身上,此刻她的恐惧感一定比我们高出几百倍。

我拽了一下老嫖,让他看石壁,老嫖刚看一眼,便深吸了一口冷气。

真想不到,我们这么跑都没有甩掉魔鬼黑雾,眼前已经没有去路了,我们不可能再向前跑了,而那魔鬼黑雾却没有离开萧莫言,也许是我低估了它,没想到它竟然跟了过来。

江山市中医院
晋江市安海医院
包头牛皮癣医院
广西牛皮癣医院地址
惠州男科医院那个好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