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冠

川菜馆

2019-12-05 06:58:44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我并没有刻意想为川菜馆做广告或者宣传,作为陶瓷厂人生活的一部分,川菜馆赋予我们生活更多的内涵。川菜馆的存在,成为陶瓷人舌尖上不可或缺的组成。 有人说,广东陶瓷企业,广东人出钱做东家,江西人研发,湖南人吆喝,四川人卖力。这不过是坊间的一种自嘲,也是对陶瓷行业人物命运的某种写照。无论你是江西人、湖南人,还是四川人,味蕾中与辣有着生死存亡的关联。

陶瓷厂的饕餮大餐多,吃吃喝喝成了一场接一场的生活礼遇。陶瓷厂吃喝是一门学问,有事没事都可以去川菜馆搓上一顿。发工资了搓一顿,自娱自乐;过生日了搓一顿,欢喜庆生;升官了搓一顿,晋升之喜;久别重逢的老友来了,可以搓一顿;挚友的别离,还是去川菜馆搓一顿。吃的理由千千万万,不怕辣,辣不怕,成了去川菜馆最好的由头。

川菜馆生意之火,令你瞠目结舌。陶瓷厂周边的食肆多,湘菜馆,粤菜馆,沙县小吃,桂林米粉店,生意都火的出奇。川菜馆的外面装饰大多红红火火,张灯结彩。店里面的装修也一般化,并不高档。陶瓷厂附近的菜馆毕竟不是繁华的街区,也不需要幽雅别致的环境来吸引顾客。川菜馆正门有个收银台,背后摆放着一些中低档的白酒,四川的泸州老窖,贵州的百年糊涂,广东的九江双蒸、石湾米酒,还有养生的鹿龟酒、劲酒等。这些酒不贵,适合陶瓷厂的消费群体,也满足于不同地域人的酒香口感。

我在粤西陶瓷厂工作那些年,厂大门口正对面的川菜馆,是一个重庆人开的。老板最初在陶瓷厂做保安,因其跟某行政主管私交很厚,遂离职在工厂里临时搭建了一个工棚,专门经营起炒粉档口。炒粉来钱快,但这活累。白天黑夜,起早摸黑地忙忙碌碌。日积月累,两三年时光就有了些本钱。陶瓷厂的发展迅猛,工厂职工人数越来越多,吃辣的人占了七成,在厂门口开一家川菜馆,也是顺势而为的事情。

店铺选好了,经过简单装修,铺贴,桌子椅子,一应俱全后,选个吉利日子就开张。店主是个深谙世道的人,开业这天,将陶瓷厂颇有身份地位的管理人员悉数邀请到场,海吃海喝。半醉半醒中,到场的人员十有八九拍胸脯对老板说,日后定来捧场。这吃人嘴软的话说出口了,店家的生意果真如此。日日车水马龙,场面之热闹,前所未有。

我经常带部门的拍档来川菜馆吃饭,几个具有代表性的菜是必点的。酸菜鱼,毛血旺,酸辣土豆丝,麻婆豆腐,水煮肉,鱼香肉丝,宫保牛筋,回锅肉。每回吃饭,都红的、绿的、黄的、白的,花花绿绿一片。这菜只要一上桌,就令人食欲大振。觥筹交错,酒酣耳热,开味之极,令人忘怀减肥,全然不顾三高胆固醇之类的三千烦恼丝。

川菜馆的酒席上,店家甚是热情洋溢赶来走场。他一边拿着酒,来逐一敬献,一边客气地招呼着大家。还不时递烟,拍肩搭背,表示一下情谊。这让食客有种宾至如归的感觉,那种场面,亦是特别微妙。人情世故,尽显其中。若是遇到买单的人中有权有势,店家还会适当给点折扣,这种生意经,不是一般人所能领悟。自然,这家川菜馆在陶瓷厂林立的各种餐馆中,保持着其应有的旺盛。不得不说,这也是一门学问,为人的学问,经商的学问,商道人道,皆通达。

特别是逢年过节,陶瓷厂习惯于举办各种不同类型的宴请。我所在的陶瓷厂有个传统,必须是上级请下级,这算是厉行廉政的一道紧箍咒。川菜馆的老板不傻,适时在节前邀请各部门的责任人,到店聚餐。美其名曰:适逢小店开发新品,邀请诸君品鉴新款菜式云云。

吃的人多了,也就不分广东人、湖南人、江西人、广西人、湖北人和四川,云贵人。陶瓷厂的主管多是外地人,两广下属也逐渐顺了大流。直到现在,两广人吃辣的,麻辣的,甚至超越了四川人,重庆人和湘赣人。

这就是川菜的魅力。舌尖上的故事,让陶瓷厂的人天下一家,混为一体,和睦相处,绝对巴适得板。

横县中医医院
安庆市立医院预约挂号
保定哪家医院治牛皮癣
广西治疗癫痫病的医院哪家好
芜湖治疗不孕不育方法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