搏击

摄影师为100年前的人拍摄肖像外形接近

2019-10-13 06:07:10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摄影师为100年前的人拍摄肖像 外形接近

  为100年前的人拍摄肖像?这显然是一个无法完成的任务。摄影师周裕隆却试图挑战这种不可能。2011年至2013年间,他使用大画幅数字摄影设备,依据既有的文献搜罗和前人样貌相似的人,经过化妆与后期,让这些肖像贴近史料所载。于是,你看到了这些民国初年曾激荡一时的群英谱。历史在这里似乎不再是老照片里一个 必然 的断片,而仿佛具有了与当下血脉相连的多重可能。 以下为摄影师周裕隆《我的 1912 》摄影作品及全文: 我的《1912》 1974年,匈牙利建筑学教授厄尔诺 鲁比克(Ernő Rubik)发明了一种由硬塑料制成的正方体。它由二十六块小立方体组成,核心是一个轴,八个角块和边缘十二个棱块可以围绕轴心转动。它的六面各有一种颜色。这个六色的正方体被称作Rubik s Cube,中译 魔方 (它后来被称作 三阶魔方 ,即魔方的鼻祖)。三阶魔方总的变化数为43,252,003,274,489,856,000,约等于4.3 10^19。就是说,它的色块有如此多的组合方式,几乎每次拧动都会带来焕然一新的结果。假如历史是一块魔方,假如其中每块小立方体分别是我们身边的二十六个人,那么人与人的相遇竟有多少种可能性,我们的历史又何止千变万化呢。摄影师周裕隆作品:我的《1912》之鲁迅 四年前,我在古玩市场买到一些早期的人像照片。它们来自摄影术诞生之初,纸张黄旧,影调已漫漶不清。它们在取信于人的同时模糊着真相。我很想复原它们 用现代技术为已故的人 拍摄 肖像。这个过程比预料的漫长。我使用大画幅数字摄影设备,依据既有的文献搜罗和前人样貌相似的人,经过化妆与后期,让这些肖像贴近史料所载。过程中,我仿佛和前人活在了同一个时代,分不清是他们来了,还是我去了。它将虚拟的文献资料紧密地链接到我的现实里。 拍摄 他们的同时,我似乎制造了某种 历史真相 ,而这个 真相 却只属于我自己。历史被赋予意义,贮藏,落满灰尘,成为经典。它被人类层层筛选和过滤着,留下我们认为 正确 的核。真相和真理在无休止地演变,并相互作用。我甚至怀疑自己此刻敲击键盘跟孙中山的一个喷嚏息息相关,谁知道呢。假如用历史事件构建一块魔方,我们的当下是否还会是当下?今天的中国将是怎样的中国?假如历史是原地不动的,只有时间在动 只有时间自己在动,而这些在时间里串联的故事以切片的方式存在于某个节点上,那么历史是否还被称作历史呢?摄影师周裕隆作品:我的《1912》之秋瑾 摄影术的诞生让我们见到一百多年影像中的世界。我们有幸亲历图片带来的变迁与认知,并与它们一同断章取义。存留下来的早期影像总使我有某种与当下断裂和抽离之感。那些无法抛开的 必然 ,就像魔方的每个单元格,不论如何变化都无法脱离捆绑自己的 轴心 。这一切都像一个寓言,一场游戏,一个有四千多亿亿次可能更改的结局。我无法假定任何 既成事实 的未发生,比如鲁迅的母亲没有遇见鲁迅的父亲,溥仪与婉容最终踏上欧洲之旅。摄影师周裕隆作品:我的《1912》之蔡锷 这组照片在人选上没有刻意所指。我尽量抽掉他们的历史角色,贴近肖像。我常常感到那些原本重要的人物若隐若现,却无足轻重。服装和配饰尽力还原真实,它们很多是从古玩商店租来的文物,是真东西,但也不乏纰漏。这个挑逗 不可逆 的过程让我着迷。 创造 他们的同时,我每一刻都在重新创造另一个当下的自己 这像一个游戏。历史其实是个数学问题。 周裕隆 2015年2月12日摄影师周裕隆作品:我的《1912》之孔祥熙摄影师周裕隆作品:我的《1912》之陈寅恪摄影师周裕隆作品:我的《1912》之宋教仁摄影师周裕隆作品:我的《1912》之川岛芳子摄影师周裕隆作品:我的《1912》之蔡元培摄影师周裕隆作品:我的《1912》之梁启超摄影师周裕隆作品:我的《1912》之蒋介石摄影师周裕隆作品:我的《1912》之黄兴 所有图文着作权均为周裕隆所有

金牛座
除锈机砖机设备
烘焙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