意甲

维多利亚的秘密 第626章 流氓

2020-05-22 07:04:15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维多利亚的秘密 第626章 流氓

说实在的,老王这一大耳刮子打得也忒狠了,虽然老不死的很作很讨厌,但也用不着下这么狠的手啊。

灭绝人性的老王把老太打翻在地后,却很礼貌地对收银员说:“零钱不要找了。”拎着自己购买的商品就想撤。

老太一个咸鱼翻身爬了起来,揪住老王的一脚,撕心裂肺地叫着:“打了人就走?还有王法吗?我大清还有仁义礼智信吗?”

老王一挥手,老太脱钩,但是她反应极快,一双爪子挠了上来,还一边挠一边哭一边喊。动静真大,可是超市的保安却在一旁笑眯眯地看,不知道他们实在笑话老太恬不知耻,还是在笑老王摊上了事儿脱不开身。

我踹!我踢!我抽!老王像一个屠夫对待自己砧板上的家禽一样对待这位上了年纪的老太,已经有人看不下去了,叫道:“好了!别打坏老太太!”

连旁人都看不下去,你想老太太那个混社会的儿子看见了会怎么样?

“你敢打我妈?我糙尼玛!”不知道什么时候,一个脸上横肉丛生的壮汉出现在超市,看来老太他们家真心不远,及时赶到了事发现场。

一场恶战在所难免!老王及时放下了手中的已付款商品,这玩意儿打坏了可没人赔。

俗话说“乱拳打死老师傅”,这位壮汉带着一腔怒气,挥拳如捣蒜,习武没几天的老王赶紧避其锋芒,准备打防守反击。

不一会儿的功夫,壮汉已经挥出4、5拳,不断后退的老王后背猛地撞在了服务台,随手一摸,一把雨伞到手。

不过,壮汉的身手不错,一把就拍飞了老王手中的武器,终于乘着老王用雨伞护驾的愿望落空之际,老拳打中了老王的脸颊。

老王只觉得整个左脸一麻,知道自己负伤了。

壮汉好不停留,一副不打死对方不罢休的模样,他母亲在一旁给儿子打气:“就是这样!打他!教训他!这才是我的儿子!”

老王踢出一腿,壮汉闪电般格挡,老王重心失去,狠狠地摔倒在地,四周观众发出“哗”地一声,顿时全都不看好老王的赢面。

老王最近已经开始努力地增强体能,可惜还是离壮汉有一段不可逾越的距离。

连一个地痞泼赖都打不过还想跟电子人、改造人放对?老王感受这臀部、背部、传来的疼痛,怒气值狂飙,拼着被踢中一脚连滚带爬地重新站起来,迅速机动。

这个地痞很结实,老王必须要有武器!他忍着受伤部位的剧烈撕扯感,奔回本来应该早已经远离的超市,心念电转――去生鲜部,卖猪肉那里!

这一路逃一路追,就像两只疯牛进了瓷器店,两侧的保健品、零食、饮料,但凡能又来阻碍对手的东西都被老王拉下台架,摔了一个稀里哗啦。

这个时候,超市的“防损员”才发现大事不妙,嚷嚷着:“不要摔东西!臭小子!”

不过,老王和老太的地痞儿子的战争已经白热化,没有人拿防损员的话当一回事。

出了货架,终于来到了生鲜部,接下来遭殃的是散装的鸡蛋、带鱼、年糕、香肠。

地痞脸上被鸡蛋击中,看上去颇有喜感,却更是增添了他要打死对方的冲动。我妈一把屎一把尿地把我哥几个拉扯大容易吗?一把年纪了居然还要被人欺负?不给我妈出一口气我还是人吗?这就是这个重孝道的地痞的坚决想法。

地痞先生只顾着追击敌人,猛然间却看到敌人回头了,而且……手里多了一把巨大的剁肉刀,他的身形为之一窒。

老王作战意志坚决,一个“横扫千军”,正好扫在来不及刹车的地痞肚子上,衣衫破裂的声音倒是次要,他俩都听到了令自己大吃一惊的声音――那是开膛破肚的声音。

是的,那个追杀老王的家伙,肚子已经被剁肉刀给划开了一道长度极其可观的口子,活人的鲜血正在大口大口地往外飙,以至于双方当事人都看呆了。

老王呆呆地看了看自己的尖刀,渐渐地喘匀了气。

“出人命了!”卖猪肉的大妈捂着自己的嘴叫了一声,叫人听不实在。

冷静!冷静!冷静!老王自我催眠了三声,提着带血的尖刀往外走,无人敢拦,包括那个防损员在内。

不过,老王不想过逃亡的生涯,老子是特么前途无良的军情处情报分析员呢!他决定毁灭证据,疯狂寻找保安的监控室。

由于现场混乱,监控室里的保安没看清楚发生了什么,看到老王闯入,纷纷掏出甩棍,不错,我大清控制枪支严格,他们这有这些玩意儿。

三个保安如临大敌,老王再也不能藏着掖着,把自己的佩枪掏了出来,打开保险,沉声道:“谁敢动打死谁!”

当啷!当啷!三根甩棍掉落的声音。混饭吃而已,这些号称是退伍军人,碰到亡命之徒,全都吓得快尿了。

“全部面对着墙站好,谁敢回头我打死他!”为了保持威慑力,老王不停地拿打死人说事,很奏效。

身为军情处的情报分析员,老王很快就找到了监控数据管理界面,但是缺一个密码,他看了看监控设备的厂商的logo,飞快地回想自己的业务知识――所有的民用监控设备都有万能密码。

将手枪放在一边,老王飞速地试了几个通用密码,老天有眼,终于撞对了一个,接下来的事情就好办了,所有的数据进行删除,还用特工才知道的特殊方法把数据区给撸了一遍,保证连专业人员也无法恢复。

他又威胁了一遍“打死你们”,然后悄悄地退出了监控室,戴上墨镜,从地下车库溜之大吉,还好自己还没有车,否则马脚露得更大,他离开心切,三步并作两步走,耳边已经传来了警笛的呜呜声。

“超市里捅死人了!听说肠子都掉了一地!快去看!”一个少年兴奋地招呼着自己的青梅竹马,不,竹马竹马,撒开脚丫子往老王的身边飞奔而过。

……

灯光氤氲,气氛旖旎。

不过,眼前这两位都无心浪漫,他们,一个是眼睛红的,一个是脸上的瘀伤红的。

“你的眼睛……”“你的脸上……”他们同时开口,又同时闭嘴。

老王把一只手一摊,做了一个lady-first的姿态。

伊芙琳:“听到一个故人的坏消息,不过没事儿了。”

老王:“刚刚跟一个流氓打了一架,不开心,正巧你也不开心,真是太好了,开说出来让我开开心。”

伊芙琳:“哼……怎么了?你自己不是流氓吗?流氓遇到流氓,正是棋逢对手将遇良材嘛。”

老王:“你的评价倒也中肯,我调戏了那个流氓的七十岁老妈,服了吧?”

伊芙琳扑哧一声娇笑:“色中厉鬼!”

她笑的很好看,不过,老王却视而不见,她只是他的合作伙伴,他甚至希望她能牺牲色相来换来那个人的情报,于是,淡然道:“想通了?”

伊芙琳:“什么想通了?”

老王:“跟我合作,想办法把林茂的钱全部弄过来。”

伊芙琳:“这……你们之间发生了什么?”

老王:“我是草留的站长……”

伊芙琳:“so?”

老王:“你没听过草留?”

伊芙琳:“没有。”

老王:“那,xvideos呢?”

伊芙琳:“也没有。”

老王:“好吧,就是色#情站。”

伊芙琳:“果然是流氓,幸好这里人来人往,我还是够聪明吧?”

老王:“谢谢!还是别做道德审判了,谈正事儿吧。林茂,你们那人五人六的林总,以前不过是跟我一起做站的小弟,我的徒弟,也是我唯一的弱点,结果你知道了,他跟络警察合作,也就是昨天见到的那个差人,把我逮住了,破了我的千年金刚不坏之身。

我在监狱里尝遍了人间疾苦,你说我是不是应该恨他?”

伊芙琳:“那是你应得的,报应。不过,这不关我的事,我只想看看你有没有诚意,而我们如果合作的话,又怎么才能搞定这个事?”

老王:“你听过军情处吗?”

伊芙琳:“我听过英国的军情五处,好像是跟cia有点儿像,我们大清也有,是不是类似的?”

老王点了点头,把自己的枪拿出来放在桌面上。

伊芙琳芳心怦怦跳,她是想赚一点儿钱,不过这个钱会不会是一个烫手山芋?

老王淡淡地说道:“只是我们这个特别部门的枪,跟普通的差人不一样,我们的枪来自各个国家,比如我这一只,是比利时fn兵工厂的名枪,全世界广泛销售,****白道,所以,普通的差人每一发子弹都要被问询去向,而我们的……无法追踪,听明白我的意思了吗?”

伊芙琳:“相当于特种部队?”

老王:“有点那个意思,更确切地说――我们有杀人执照。”

伊芙琳:“听上去很厉害的样子。”

老王:“还有,我官方的任务是想调查这个家伙为什么会成为广州幻镜公司的创始人,所以,你不仅仅是为我工作,还是为国家工作,我们军情处会保护你的。”

...

小孩鼻子流鼻血怎么办
江西十佳男科医院
常德癫痫病医院地址
庆阳白斑疯医院
福州治疗白癜风哪家医院好
普洱治疗白癜风方法
清远白癜风医院哪家好
锦州白癜风好的医院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