意甲

芙京国师凤归来 第十九章-人生如戏

2019-09-13 19:27:10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芙京国师凤归来 第十九章:人生如戏

“我……”兮晚顿了顿,低着头轻声说到“我是曾经东曳的丞相副手,这个玉玺是我无意中得到的。”

“无意?怎么无意?”一双冷眸始终紧紧地盯着卫兮晚,显然她这种一带而过的说法对王承宸来说毫无意义和说服力。

“湮恒!我在朝中认识一个人,却意外发现她是湮恒安排在朝廷的手下,南澄攻进皇宫那天,我见她鬼鬼祟祟地想要出宫,便跟了上去,后来跟到天曜山附近跟丢了,我刚想回去,却听到有打斗的声音,便躲了起来,后来声音消失了却看到她已经倒在了地上,而她身上,就带着这个传国玉玺。”卫兮晚一口编完,气都不带喘的。

“那个人叫什么名字?”

“后宫,兰妃,已经死了。”卫兮晚确实是通过兰妃得到玉玺的,那天她也确实派人将兰妃鬼鬼祟祟地接出宫,来到天曜山附近,而且她也为兰妃制造了死迹。王承宸要是查起来,一切都是有迹可循的。

果然,王承宸立即眼色示意不知道什么时候站在卫兮晚身后的萧任,得到指示的萧任便去查卫兮晚所讲的话是否属实了。

“呃呵……气氛不要那么严肃嘛!”苏义霖见这气氛像审问犯人那样,不禁想破坏一下,“我觉得没问题了啊,那卫兮晚以后就留在我们南澄朝廷吧。”

“你又为何不跟着我招纳官员的队伍到这里,而现在才自己独自前来?”王承宸再一次完全忽略了苏义霖的话,继续向卫兮晚质问到。

听到这个问题,卫兮晚梨涡带笑,语调似乎比先前轻松了一点:“因为我本来不想降,后来了解了一下南澄,觉得南澄朝廷还算清明,所以打算亲自来看看情况。”

“那你看完了?”王承宸对于她这个说法还是相信的,一般官员确实都不太愿意降,何况是她这样一个性格,都胆敢一个人来南澄国见太子的人,又怎么可能愿意轻易投降于另一个不熟悉的朝廷。

“嗯,看完了感觉还不错,所以我决定留下来为朝廷效力了。”看似有些许轻松的语调,其实卫兮晚心里已经紧张至极,万一她不能留下来……

“哈哈哈就等你这句话,好!那就这样愉快地决定了。”苏义霖一句话便打断了她的思绪。

说完这句,卫兮晚和他的眼神便都看向了王承宸,等待着他的发话。只见他瞟了一眼苏义霖却没有开口反对,似乎是对这件事并没有什么意见。

卫兮晚见此,提着的心终于稍稍放下了点,一直紧抓着自己衣袖口的手,也算是松开了些许。

“殿下,张大人求见。”门口的守卫前来通报。

“进来。”王承宸合上了桌上的奏折,冷峻地抬起头说到。

苏义霖见卫兮晚仍旧傻傻地站在中间,便伸手把她拉到了旁边,凑近小声地说:“开心傻了吧?你要感谢我啊!”

“感谢你!”卫兮晚调皮地抬头向苏义霖眨了眨眼,她此刻确实是开心到傻了的感觉,而这一切都少不了这个神助攻。

“殿下,臣欲向殿下请求换一人彻查此事,老臣已经尽力了,无能啊!”费尽脑筋都查不到盗国库一事的丝毫线索,他实在没有脸面再耽搁下去,以免误了太子殿下的事。

“换一人?”连他这个大臣都没办法查到的事,又还能换谁。

“卫兮晚啊!”苏义霖说罢一把将卫兮晚推了出去,“反正她暂时没什么事,不如就让她去吧。”

王承宸听到这个建议,眼神又移到了卫兮晚身上,这个女人既然能做到丞相副手,就应该不会太简单,虽然不奢求她能查出什么,但却能看出她是否只是曾经东曳国的一个无用的花瓶。

“那好,暂时命你为特使,专门去查此事。”

“等等,查什么事?”卫兮晚还不知道,他们在说的到底是什么事。

苏义霖眉毛一挑,“当然是东曳皇宫国库被盗一事。”

天色已经渐暗了,卫兮晚被安排在南澄皇宫比较偏僻的一住处,庭院虽不大,却也算得上是雅致的地方,对她而言唯一的不好,就是距离太子宫太远了。

查国库被盗一事,现在她是真的不知道该怎么去查了,总不能承认自己就是那个盗他国库抢他钱的大盗吧,该去哪里给他捏造一个假凶手出来?但如果什么也查不出,那又如何能得到他的认可和肯定……

卫兮晚一手撑着脑袋,紧锁着眉头,坐在桌子旁边苦恼不已,感觉自己挖了个坑然后自己跳了下去,深深的无奈。

太子宫内。

“怎么样?我这主意不错吧?”苏义霖得意之色溢于言表,让卫兮晚去查此事,便能最快且最能看出她的能力,他南澄朝廷从来不养无用之人。

王承宸嘴角笑了笑:“是不错,你比我还狠。”

卫兮晚初到南澄皇宫,毫无人脉和势力可言,一开始就让她去查这样的案件,不是蓄意刁难又能是什么,他本想让她从最基本的官员做起,没想到他这好兄弟一开始就给人家头上加了千斤重。

“什么狠啊?话不是这样说的,我这是机智。”苏义霖笑着一饮而尽杯中酒,他确实是很期待卫兮晚在这次中会如何表现了。

房内突然传来一丝几不可闻的动静。

“殿下,属下已经查实,卫兮晚所言没有虚假。”萧任如鬼魅般出现在房间里,又把某人吓了一跳。

“我说萧任,你下次能不能动静大点,给我个心理准备。”苏义霖一边拍着胸口,一边瞪着萧任抱怨到。

但得到的是一个一本正经的回答:“不能。”

“行我知道了。”王承宸脸上并没有什么波动,答案并不值得惊讶。

“殿下,属下还有一事要汇报,今日属下认出这名叫卫兮晚的女子,正时当时属下去东曳国军师府盗取军防图时,在房间遇到的那名女子。”

闻言,苏义霖和王承宸同时转头对视了一眼。

“她去军师府不奇怪,但她难道也要偷军防图吗?”苏义霖喃喃地说到

,有点不解,却也觉得事情好像还挺有趣,“太子殿下你说呢?”

“萧任,再去查。”他要保证她没有不单纯的目的,一心一意为南澄朝廷效力,否则留在身边也只能是养虎为患。

听到王承宸的命令,萧任便又不知从房间的哪个角落消失了。

“行了,查了就知道了。”王承宸无奈地拿着本书打了一下苏义霖的头,受不了他对着自己露出一副发挥无限想象的样子。

南澄皇宫的清晨的空气,嗅起来好像有山茶花的清新味道。卫兮晚在房门前伸了个懒腰,虽然几乎彻夜未眠,但清晨的到来却也让她似乎充满了力量。

今天她就要开始查国库被盗一事了,这下子可谓真的是人生如戏,全靠演技和编剧了。

宝宝最近不爱吃饭怎么办
三四个月宝宝咳嗽怎么办
宝宝反复发烧怎么办
丁桂薏芽健脾凝胶使用方法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