综合

为谁吟唱圣诞歌?“毕业”

2020-03-27 06:06:56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如果不是玛雅出现,这家酗酒鳏夫“摇摇晃晃”经营着的书店将继续成为岛上一个无伤大雅的存在,一个文学不灭的符号,一条和大部分小岛居民毫无交集的平行线。


岛上书店


“阅读爱好者”宁愿沉醉在《岛上书店》这样绯红色的梦幻当中,安慰自己“逆流而动”的浏览也有一种英雄气势,独立书店则通过门口的“宣言区”为自己加油打气。更多的人是迷恋“阅读”这类浪漫文艺的动作,而不是读书这类偷懒不得,1本一个脚印的智力劳动。


与书相遇,与人相遇 岛上书店是梦幻童话


在这样一个近乎与世隔绝的小岛上,“唯一的优良文学”提供者是一个高冷孤独的书店老板,而他的个人好恶、文学偏见左右着岛上居民的浏览视野,他无视读者的抱怨,对嘀咕“书价太贵”的读者冷嘲热讽。他既苦恼于收入微薄,又对任何可能引起普通人兴趣的书嗤之以鼻——“我讨厌电视真人秀明星请人捉刀的小说、名人的图文书、体坛人物的回忆录、搭电影顺风车的版本、新奇玩艺儿和——我想不用说——关于吸血鬼的书。”


不错,正如书中所说,在这个年代开书店的人都有几分英雄气概。而老板因车祸去世的妻子也说过“一个地方如果没有一家书店,就算不上一个地方。”但是,这位孤岛英雄却其实不怎样讨人喜欢。没办法,谁让文化的风景凋零到书店已不再有人参与竞争,以至于一个我行我素、将自己的品位强加于人的书店居然能够存活。想象一下,如果小岛上只有这样一家面包房会怎样?


如果不是玛雅出现,这家酗酒鳏夫“摇摇晃晃”经营着的书店将继续成为岛上一个无伤大雅的存在,一个文学不灭的符号,一条和大部分小岛居民毫无交集的平行线。


但是,这个被抛弃在店内的小女孩改变了老板、这家书店的命运轨迹。为了让玛雅浏览,他开始进货不喜欢的绘本;为了给玛雅更好的照顾,一向独来独往的他也开始与邻居妇女攀谈,进她们爱看的书,吸取她们养儿育女的经验;还办起各式各样的读书会。


如果说之前的岛上书店只是老板和妻子用于实现理想的个人书房,现在,它才变成一个人与人相遇的地方。


对一家书店来讲,这真是一个梦幻般的小岛。这里没有甚么娱乐活动把读书衬托得黯然失色——“八月人们都会感到很无聊,为了解闷干什么都行,乃至去听作家朗读”;这里的家庭主妇不是聚在一起嚼舌家长里短,而是读一切名字中有“妻子”的小说;这里甚至有一个“警长精选读书会”,是小岛书店举办的参与人数最多的图书聚会。


在这样一个为读书人“量身定做”的童话中,book rules all,书具有至高无上的地位。比如,在约会中,一个人的浏览品位有着“一票否决权”;追一个女人也要小心翼翼地琢磨她的浏览历史;而作家的狂热粉丝要末成为他的妻子,要末成为偷情的第三者……所有感情的起落兴灭,所有剧情的转折跌宕背后,都站着一本书。


现实残暴,童话破碎 讨论书,却无人读书


现实固然不是这样的。有多少书呆子可以疏忽其他条件和另一个书呆子走到一起?就算两个爱书之人走到一起,真的不会由于偏好的不同而冷战不断吗?正如一名豆瓣网友所言:在一段感情里读书只能带来意料之外的趣味,但其实不足以支持起一段感情。将书奉为唯一的准绳,与谈恋爱时只看银行卡数字并没有不同。


一家社区书店真的可以让并没有浏览习惯的普通人重拾书本吗?书店是应当退守为读书人之间的抱团取暖,还是应该进击向其他人散布火种?如果是前者,难道逾越地域阻隔的网络不是会让爱书人的交换更少羁绊吗?如果是后者,在文化洪流中固守仍然步履维艰的书店,何来进击的资本?


现实中的岛上书店?鼓浪屿上那些披着书店外衣的“明信片邮局”吗?社区书店?好像除了成为妈妈们讨论育儿心经的绘本馆以外别无他途。读书人群的日渐稀缺意味着单个书店的覆盖面也必须随着扩大,从1区扩展到1城,从1城辐射到全国,成为跨地区活动的文艺青年纷纭“签到”的景点。


如今,走进任何一家书店,在入口处的醒目位置,你总能看到一块“关于书的书”的区域。关于书店、读书人、藏书人的书日趋多了起来,朋友圈里的书单和“如何阅读”一类的文章也有刷屏之势。但是,豆瓣的书评区却日渐荒芜了。水木丁不由感叹:讨论看书这个事,比讨论看的书人还多。讨论图书馆,讨论书价,讨论翻译问题,讨论书打折,讨论在地铁上看书,讨论书的腰封,书的封面,讨论书架和书店,讨论关于书的一切,唯独你认真看完了一本书,写篇书评,或想找人聊聊时,会发现根本没什么人理睬你。


这也难怪会有7000多人将浏览的选择权交给一个素不相识的人,或许他们并不怎样读书,所以才会毫无浏览偏好。他们不在意收到的《爱丽丝漫游奇境》是什么版本,乃至不在意将成功学和养生书急不可耐地晒出来。这群人可能同样也是《岛上书店》的读者,将浏览选择权交给康夏与交给书店老板有本质区别吗?不知道这群人会不会认同书店老板对自己的评价——“我个人觉得大多数人的品位都很糟。如果由着他们自各儿来——完全由着他们自各儿来——他们会读垃圾书,而且分不出差别。


也许是为了“反鸡汤”,《岛上书店》中书店老板最后患脑瘤而死,连同他1肚皮对网上书店、电子阅读器的激愤之词。“在书店老板的葬礼上,每个人的脑子都有同一个问题,那就是小岛书店将会何去何从。人们对他们的书店有感情。”在岛上居民的眼中,这家独立书店如今已成为“他们的书店”。


(编辑:葛润)

治老年人腿抽筋偏方
小腿肌肉拉伤涂什么药
安全快速减肥产品
康缘药业口服液有几种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