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甲

吾乃天命之子 第三百十三章 漫天飞矢之战

2019-10-20 15:27:05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吾乃天命之子 第三百十三章 漫天飞矢之战

“陛下!陛下……”满面狼藉的士兵,在大雨中狂奔,雨势再大,也浇不灭这十万火急,他拖着一身的疲软,气喘吁吁地跪到了袁晨面前,“启禀陛下!大事不好了……”

袁晨一瞪眼:“什么事?”

“回……回陛下……城外高耀统率的十万禁军……遭遇不明数量的敌袭……死伤过半,逃兵不计其数,高耀本人亦遭斩杀。我是城外逃回城来的败兵,如今十万禁军所剩不过百骑……”

“什么?开什么玩笑?”袁晨一阵惊骇,只觉得天旋地转,大雨模糊了视线,也模糊了他岌岌可危的江山,“十万精锐,又不是十万头畜生!该死的……”

“哈哈哈,是啊,皇兄养的兵,就是畜生!”袁夜幸灾乐祸地大笑。

夏言风相当清楚,高耀的十万精兵是被谁给整成这样的,看样子,黑云骑士团已经被露希接管了,而黑云骑士果真神勇盖世,仅以一千人就将十万禁军给打得七荤八素,有如烂泥一般,如此一来,或许特雷恩城便将在今朝土崩瓦解了吧。同时,这也表面了,此时城外的局势,已经完全由他们掌控了,那么梦鱼和典勒他们出了城便安全了,不会再遭遇什么伏击追杀,这样子,夏言风便也大松了一口气

“袁夜!”咆哮,撕裂空气,袁晨看着袁夜的目光,如同猛虎注视着猎物,凶狠到仿佛下一秒就会扑上去吃了对方,“朕知道是你做的!你居然都敢公开袭杀朕的亲兵了,你罪该万死!”

袁晨很快就从惊讶中缓过神来,指着袁夜,就是一顿恶狠狠的训斥。想也不用想,在仲国的地界上,有能力、有胆子敢在特雷恩城大肆胡来的人,除了袁夜,还会有谁?一定是袁夜指使他部下做的,看来他这次是带够了精锐,有备而来,篡逆之心,已昭然若揭!

“真蠢啊,皇兄,该怎么说你好了?”袁夜越见袁晨急红了眼,心里就越是乐开了花,“这桩事,可跟我半点干系也没有,只怪皇兄自作孽,不可活啦!”

袁晨俨然已是怒发冲冠,夏言风只感觉,袁晨的霸气已经处在了疯狂飙升的阶段,似乎超出了原本威压感的数倍,即使并非针对他,他也能感受得到不同寻常的威慑力从他的眼中射出,无形之间,横扫过全场,身后的骑士们似乎都难受得捂起了胸口。

强者,靠霸气可杀人,夏言风虽有压力,却断不至于被这点小波动就给摧垮了精神力。

“陛下,让我们去拿下这逆贼吧。”颜信长在马上高呼请命。

“不……”眼中闪过一丝不容置疑的肃杀,袁晨冰冷的面容却包藏了无尽的杀机,“你们都别插手。这个不忠不孝、阴谋篡位的混蛋弟弟,由朕亲自解决!”

这一句话,示意着二袁水火不容的战斗已经正式开始。夏言风轻松地笑笑,对于这场龙争虎斗,他只需要在一旁看着就行了,两人死战,必有一伤,到时只需防着颜信长、文驰风来搅局,自己横插一手,甚至都有一箭双雕的可能!

袁晨高举右臂,整条手臂都暴射出阵阵夺目的金色豪光。漫天赤金,响动声盖过阴雨,只听得一声:“御箭飞蝗!”漫天的箭矢,瞬间有如繁星闪耀!

遍布天空的金芒利箭,其势也一时间令夏言风喘息不过来。他当初之所以能无视御箭飞蝗,全靠着雷雨带来的那无穷无尽的雷元素撑腰,如今以正常状态面对之,难保不被射成刺猬,现在,就看袁夜怎么应付了。

“雕虫小技啊,皇兄。”袁夜一副志在必得之样,天空中,那玉玺状的翡翠光魔法阵也同样威势不减,只见他振臂一挥,厉声高喝,“玉玺流光!”

霎时间,一团翡翠色的龙影自魔法阵中威压而下,仿若有种整个天幕都压下来的错觉。此时,袁晨身后的皇家骑士们,已经有部分人开始忍受不住,捂着喉咙开始吐血不止。这股威压,使人太过难受,袁夜的目标是袁晨本人,旁人仅仅是被波及到就这样了,夏言风在脑海中设想,他能挡得住这一招的概率是多少?恐怕还不到三四成吧。

瞬息间压下来的龙影,竟然片刻间就吞噬了全部同时掉落下来的雨滴,并且,翡翠的龙影如影随形地便又直上袁晨的身,似乎想要将他整个都吞入龙影之中。

“呀!”一声怪吼,双臂齐齐发力,夏言风看得出那虚无缥缈,却又能决定胜负的每一个细节。只见袁晨双臂发力之时,他的身体里仿佛钻出了一条淡金色的光龙,那条光龙迅速与那翡翠色龙影相互交织在一起,二龙相斗,一时间,战得不可开交!

“朕是皇帝,朕有龙脉护体,万人之上,傲视群雄,普天万众,莫敢不从!”

咆哮声愈发强烈,袁晨心中,也同样有着无尽的渴望。那是对于帝王宝座的执念,那份力量,永远不会抹灭!就这样,一点一点,慢慢倾注,汹涌激发,失败不是他命运的终结,他不会被这等雕虫小技所伤!

“呵呵……皇弟呀皇弟,跟朕比起来,你还嫩了点。”心念上涌,袁晨断然怪吼一声,旋即便又冷笑起来。双臂上,金芒暴涨,一时间,压抑不堪的身躯瞬时鸟脱笼困,无形之中,金色之龙将翡翠之龙完全同化,龙影散尽时,袁晨的衣甲上,都隐隐透射着浅浅金光。

“好一个袁晨大皇帝……”夏言风在心中暗忖,袁氏兄弟的战力,果真都是实打实的厉害啊。

“皇兄不过如此而已,玉玺流光不过初段,接下来,玉玺狂飙!”袁夜又是一声高呼,浮空的魔法阵中,又是源源不断地喷射出翠绿的龙形光箭,那气势,竟丝毫不输袁晨的御箭飞蝗。

“御箭飞蝗!”袁晨断然一招手,漫天的箭矢有如金灿灿的蝗虫流,纷纷迎着龙形光箭而去。

袁氏兄弟的两大绝技,在半空中展开了空前的激烈碰撞,杀气震天,能量流脉动至癫狂!那气势,震彻九霄,两边的每一发光箭,都碰擦在一起,空气撕裂之音爆裂而响,随之而来地爆出了一团绚烂的光晕,然后,两股力量同时消亡,你来我往,一时半会儿,天空中都是两派的箭矢在互相交击乱战,从光芒的颜色上看,双方怎么打都是势均力敌,根本分不出谁强谁弱。夏言风也不由感慨,若是这两股力量一致对外,那么无疑是横扫千军的无解存在了!这两个无差别技能真的放到战场上去,同时对人类公会的军队释放,那么也就无愧于天国大陆长年流传的那句“二袁合璧,千里肃敌”的真理了。可惜,他们手足不睦,兄弟相残,如此强大的绝技,却是用来窝里斗的,如此看来,夏言风根本不用担心这两招合璧起来去对付他们的人了,因为在那种事发生之前,仲国便已分崩离析,山河破碎了。

飞矢漫天乱舞,玉玺之阵摇摇欲坠,却又在强大的法力灌输下,有如泉涌般,不停地释放出更多的翡翠光箭。那些宛如一条条翠绿色游龙的光箭,其上的光芒愈发闪耀,不多时,在袁夜的执念催动法力的威逼下,“玉玺狂飙”俨然是一浪高过一浪,袁夜两手齐齐伸展开来,掌心对准了天空中的魔法阵,那连绵不绝的翡绿色粒子般的光流,也一刻不断地加注在阵心之中,阵心的玉玺,变得光耀天幕的璀璨!

金色的光芒在半空中陆续被化解,而翡翠色的光箭却顷刻间增多了数十倍,并渐渐强化了威力,绿色的光芒显然已经比金色的光芒更为闪耀了,它们很快就以压倒性的优势,逐渐将金色的箭矢大面积地消灭于无形,仿佛那漫天的蝗虫突然被一股强力的杀虫剂给喷死了一大半,胜负已然分明,“御箭飞蝗”渐渐敌不过“玉玺狂飙”了!

终于,伴随着最后一声裂空的清响,漫天的翡翠色龙形光箭已将原先密布了大半个天际的金色箭矢给歼灭得连点渣滓也不剩了,而剩下的龙形光箭,却还数之不尽。

“改朝换代的时候到了,哈哈哈哈……皇兄,受死吧!”猖狂的大笑声中,袁夜两手齐齐地挥落,那枚不胜数的光箭,齐刷刷地向着袁晨本人直暴射过去,其速度,只若光影即闪!

袁晨自然还没有灰心丧气,“御箭飞蝗”固然可怕,但还不是他最强大的绝招。

“真龙,乱击阵!”一声咆哮,响彻云霄,威严十足的怒吼,袁晨的声音,惊得恍如地动山摇,一时间,两边阵营的战马俱是嘶鸣了一番。

玉玺狂飙的乱箭射击,袁晨正眼都没有瞧上一下。他的心底,高傲的呼啸着,鄙夷之情,无需再用言语表达。袁夜,在他眼中,永远都只是一个可笑的伪帝,一个跳梁小丑!他害怕吗?不,他不怕!因为,他才是仲国唯一的皇帝,感到心虚的应该是袁夜,而不是他!光箭会击穿他的身体吗?不,不会!因为,它们根本不配,见了皇帝,就应该给朕下跪!

心有执念,灵魂就不再迷惘。袁晨嘴角,洋溢着王者的冷峻笑容,他的目光中,射出了神圣不可侵犯的厉芒!

夏言风陡然瞥见,心中尤是一阵惊骇。袁晨他……果真是位真正的王者吗?不对,那种王霸之气,仿佛全世界都可以不存在的样子,面对漫天的光箭射向自己的身体,而他却是那样的从容不迫。袁晨,无愧于王者之名号啊!

但夏言风却不知道,袁晨此刻的从容,不过是他对于自身实力的极端妄想,对于皇帝之位的极端自负罢了……

在太原市迎泽区中医医院褥疮烧伤科治疗可以报销吗

长春华山银屑病医院路线

怎么预约太原市迎泽区中医医院褥疮烧伤科

长春华山银屑病医院如何

如何预约太原市迎泽区中医医院褥疮烧伤科

小孩发烧
孩子晚上发烧白天不烧怎么回事
宝宝发热39度怎么办
孩子发烧39度怎么办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