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甲

东欧移民梦碎德国一个保加利亚打工者的故事

2019-06-08 06:52:08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灯盏花产业领航者
云南道地药材灯盏花的作用
云南道地药材 灯盏花都有什么

离开汉堡的前一夜,伊万 斯托亚诺夫几乎无法入眠。凌晨三点,他轻轻地离开了收容他的救济所。在走廊里,他把自己的衣服整理好,并没有惊动救济所里的其他人。之后他刮了胡子,把自己的鞋子擦亮。

当他登上回保加利亚的大巴时,斯托亚诺夫努力压制自己的感情。当汉堡在自己的视线中慢慢消失后,这位来自保加利亚的木匠把思绪放在了美丽的妻子艾丽娅和两个已经长大的儿子(塞夫金和塞夫丁)身上。

但当他回到家乡,离艾丽娅他们只有一条泥泞的小路的距离时,斯托亚诺夫却犹豫了,他没有勇气踏进家门。出于羞愧,他一度想立即掉头就走。狗的叫声打破了夜晚的宁静。斯托亚诺夫想,身上没钱,怎么回家?他的家人靠什么生活下去?他站在自家的房子前,把行李放在自己的脚边,他的呼吸急促起来,手开始发抖。但最终他还是敲响了家门,喊道:“艾丽娅,我回来了。”

去年,超过一百万人移民德国,这一数据是18年来的最高数据。有来自保加利亚的工程师、来自西班牙的手艺匠人、来自波兰的厨师。斯托亚诺夫2012年的秋天来到汉堡市,但他却是一个失败的案例。斯托亚诺夫刚到德国时就被自己的保加利亚老乡给骗了,后来,德国的雇主又把他给解雇了。最后他不得不在大街上拾荒,并在大街上睡觉。

德国总理安格拉默克尔在今年5月的一个有关人口统计的高级会议上说,德国经济的发展需要熟练的外籍劳工。德国政府正在努力创造条件,以吸引其他国家合格的劳工来德国工作。但德国政府却没有任何帮助那些在德国失败的移民的计划,他们失败的原因是,达不到劳工市场的要求。

但现在整个德国(不管是城市还是乡镇)都在抱怨无家可归的外来移民越来越多,他们消耗了本地的社会福利,使本地的社会福利水平下降了。汉堡市政府开始遣返无家可归的东欧移民。今年6月,有98人被遣返。

大多数来自保加利亚和罗马尼亚的移民都能找到一份工作。据德国联邦就业研究所的一份分析,来自这两个国家的移民比来自其他国家的移民的平均就业率要高。但斯托亚诺夫属于少数的那部分人,这些人为了逃离贫穷而来到德国,但他们发现在德国除了收获被利用和痛苦之外,一无所获。

2. 通往德国之路

去年秋天,斯托亚诺夫被他的老乡带到德国,老乡承诺每个人在德国都能找到工作。斯托亚诺夫没法在保加利亚找到工作,因此他把去德国打工的想法跟他的妻子艾丽娅说了,艾丽娅说:“去吧!你想我们在这里靠什么生存下去呢?”

对于到国外生活和工作,斯托亚诺夫并不陌生。1990年政治转型时,斯托亚诺夫所在的铁钉生产工厂倒闭。经过培训之后,斯托亚诺夫转行做了木匠,并在希腊找到了工作——先是造船厂的工人,后来在建筑工地干活,反正就是当临时工。每年夏天的时候,他就带着钱和礼物回到自己的家乡。

所有的这一切在2010年开始的欧元危机中烟消云散。希腊公司为了寻找出路,大量削减开支,他们再也不需要来自保加利亚的工人了。很快,斯托亚诺夫家就没钱开支了。他只好把运货用的马车卖了,总共卖了约400欧元。斯托亚诺夫把一半的钱留给了妻子,然后他带着另一半钱到德国寻找工作机会。到德国汉堡时,他的身上只剩90欧元。

来德国时,斯托亚诺夫想象得很美好,他希望在德国找到工作并稳定地生活下来。带他去德国的老乡也承诺帮他找一间公寓和一份工作。但当斯托亚诺夫到达汉堡时,老乡拿走了他的钱,说算是旅费,然后就再也没有帮过他了。斯托亚诺夫不会讲德语,也没有工作。刚到德国时,他每天都在天桥下和公园的长椅上过夜,每天只吃一片面包,捡地上的烟头抽。

斯托亚诺夫先后在建筑工地和废品收购站工作过,可惜这些工作都不能干得长久。由于工资低他基本上都在大街上睡觉,由于长期风餐露宿,他生病了。在德国期间,他只给他的妻子打过一次,他告诉妻子,“艾丽娅,不要为我担心。我很好。”他没有告诉妻子他在德国的生活,因为妻子无法理解,德国是一个富裕的国家,他怎么能在大街上过夜呢?

3. 没有前景,回家

后来,斯托亚诺夫还遇见了一位保加利亚人,由于他的膝盖有残疾,大家都叫他“瘸子”。“瘸子”把他送到了一家废旧车处理厂,在那里,斯托亚诺夫帮忙做翻新工作,给马路安片石以及刷墙。他每小时能赚5欧元,但其中的一半他要交给“瘸子”。他把剩下的钱寄给家人,斯托亚诺夫每天中午在一家施粥场吃午饭。他在废旧车处理厂工作了两个月后,他又失业了。

今年春天,失业好几个月后,斯托亚诺夫找到了安德里亚斯·斯泰西维茨位于汉堡中心火车站的办公室。斯泰西维茨为那些无家可归的东欧移民提供帮助,而其中的一项工作是,安排那些想回家的东欧移民的旅程。向斯泰西维茨求助就标志着,人们打算放弃在德国的努力。他们在德国已经看不到任何前景,只能回家。

两年半以前,在一个波兰基金会的帮助下,斯泰西维茨开始帮助生活在德国的无家可归的波兰人回国。之后,他的服务对象扩展到了整个在德国的东欧移民群体。他估计,仅仅在汉堡就有约一千名东欧移民每晚夜宿大街。

斯泰西维茨知道他的计划仅仅是帮助人们转移问题,而没办法帮他们解决问题。他说,真正需要的是,减少来德国的东欧移民,并让那些移民与劳动力市场充分对接。但没人愿意出钱或有政治动机来做这件事。

今年6月,在卢森堡的一个会议上,德国内政部长汉斯-皮特·弗里德里希宣布,德国政府打算驱逐罗马尼亚人和保加利亚人,因为他们使德国的社会服务质量下降,被驱逐出境的人将不被允许再入境德国。这一计划可能德国境内掀起反对新移民的浪潮。德国就业研究所(一个联邦层次的研究所)的研究员赫伯特·布吕克告诉《明镜周刊》,没有证据表明,这两个国家的移民成了德国社会福利系统的负担。他还补充道,实际上,来自罗马尼亚和保加利亚的移民获得的社会福利通常比来自其他地区的移民少。

斯泰西维茨是来自波兰的移民。他认为,德国政府想要建立一个统一的欧洲和统一的欧洲市场,不但对欧洲市民的需求没有任何反应,还打算驱逐本国境内的东欧移民,这种行为是一桩政治丑闻。斯托亚诺夫寄居的那家紧急救济所4月份的时候就结束了,他只有再次回到大街上过夜。斯泰西维茨最终说服他返回保加利亚。

4. “爸爸,德国怎么样?”

当他回到家的时候,斯托亚诺夫的大儿子塞夫金是第一个向他伸出臂膀的人,艾丽娅则怀抱孙子等着他。孙子不停地喊着“爷爷!爷爷!”斯托亚诺夫拭去了眼中的泪水,跟着家人进了屋子。

他已经有9个月没有回家了。在他回家的旅途中,他想了很多想要跟家人分享的东西,但现在,他不知道该说什么。艾丽娅拢了拢头发,然后给他泡茶。“爸爸,德国是什么样的?”斯托亚诺夫的儿子问道。斯托亚诺夫没有回答,他直接躺到了床上。

第二天早上,他来到了屋后的园子里,里面满是乱石。衣服都放在绳子上晾着,他的儿子则正在园子里除杂草。斯托亚诺夫的两个儿子都刚刚20岁出头,并且都没有工作。像他们的父亲和朋友一样,他们也想去德国,但他们没有足够的旅费。

斯托亚诺夫走过整个村子,指着空荡荡、被损坏的房屋说:“那些是去西欧讨生活的人家的房屋。”稍后,他又指着另一排房顶装有卫星电视接收器,门前停着小汽车的房屋说:“那些是去西欧打工,发了财的人的房子。”

保加利亚的一个工人一年的收入大约等于德国工人一个月的收入。只要这种极端收入不均的状况没有得到改变,就没有法律(不管多严格的法律)能阻挡人们移民(去寻找财富)。

在家待了几天后,斯托亚诺夫去了邻村,他是去向艾丽娅的妹妹家借钱的。斯托亚诺夫家欠了当地一家杂货店700欧元(约合人民币)的债务,艾丽娅没钱买食物,只有承诺她的丈夫将会从德国寄钱回家还债。“你的丈夫就是一只癞皮狗,他连自己的家都养不活。”杂货店店主这样回答她。

斯托亚诺夫计划到最近的城市鲁斯去打一份散工。他要偿还自己的债务。如果他能把债务还清,他还想存一点钱,然后再去德国试试运气。 (万秋波)

凌潇肃发表学术派文章堪称古墓级男演员

爱立信携手意大利电信刷新5G传输速度超过

詹姆斯目前每个人都会疲惫会全力努力拖入抢

凌潇肃发表学术派文章堪称古墓级男演员
爱立信携手意大利电信刷新5G传输速度超过
詹姆斯目前每个人都会疲惫会全力努力拖入抢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