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甲

代国那些年 第三四二章 罗家有信

2020-01-17 02:38:12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代国那些年 第三四二章 罗家有信

传闻地动之仪是由两百余年前一位尚书所做,全天下仅有一台,放在帝都的皇宫之中。那地动仪刚做好时,人人皆不知其效用,只以为是件奇怪的摆设,结果某一日地动仪上东南角的圆球掉落,恰逢清河城地震,这地动仪的威名才传扬开来。

然而地动仪做好之后没多久,代国便赶上了义侯之乱。兵荒马乱,战火连天之中,这地动之仪也就不知所终。有传言说因为地动仪全身由玄铁打造,有阵师称此物乃干戈之器,放在皇宫中于主不祥,便被重回熔炉,打造成数把玄铁兵器配给皇室成员用于防身。那发明地动仪的尚书一气之下吐血而亡,这地动仪自此便成为了不传之秘,也成为了不解之谜。

但天下事即便千奇百怪,却是万变不离其宗,通天知阵如詹仲琦者,早在五六十年前便推算出了地动仪的原理,从而创出了“红尘锁”阵法,成为帝都绝顶的预警之阵。

如今在西代的这个“红尘锁”,受各种条件限制,没有帝都的红尘锁那么宏伟巨大,也展现不出那么丰富的内容,只能勉强将这西代方圆千里囊括其中,但这对詹仲琦而言,已经足够了。

看着那新冒出的四堆碎瓷片,詹仲琦道:“这是四个距离汉星关最近的村落,如今都已经落到伏涛城的手上喽。”

清秋问道:“那么我什么时候出发呢?”

“去什么地方?”詹仲琦尚未回话,杜伦已经不由自主地问道。

清秋清冽如酒的目光看了杜伦一眼,微微笑了笑,似乎是在说这原本不是他该问的问题。杜伦最恨被人嘲笑自己瘸腿,若此刻面前是旁人用这种申请看自己,只怕他早就翻了脸,偏偏此时此刻,他却半点气也生不起来――并不仅仅是因为清秋是个绝代佳人,在他眼中,清秋似乎永远都应是这副冷清的样子,她没有格外小觑他,她该是对所有人都如此,因而在这冷冰冰的笑容中,还有一丝受到公平对待的温暖。

詹仲琦却道:“小丫头,我像你这么大的时候也是个急性子,但到了现在,便知道有些时候事情拖着些,未必没有好处。你打算自己一个人去么?”

清秋道:“当然不是一个人去,总要带些兵。我可没有以一敌万的本事。”

詹仲琦笑道:“带些兵?你是说带着门外那个兵么?”

杜伦看着清秋带着清冷的笑容又看向门外,才注意到不知何时书房外站了一个全身披挂的男子。

他认得那个男子,那是尚书罗斌的次子罗怀信,今年二十出头,便已经当上了偏将军。但罗怀信平日里多在校场练武,并不出入行宫,更不用说这行宫深处的书房。

罗怀信此时全无沙场点兵的威武,只嬉皮笑脸地盯着清秋,且时不时挤眉弄眼。杜伦丝毫不怀疑倘若不是因为詹仲琦在书房之内,罗怀信这时早冲了进来。

清秋却淡然扫了罗怀信一眼,似有似无地一笑,又看向了詹仲琦:“老爷子,他可是不是一个人呢。偏将军……怎么说手下也有两万人马。”

詹仲琦哂笑道:“傻孩子,这怎么够呢?”

清秋道:“您这么瞧不起我么?伏涛城的五万人根本就没有战斗力,我带两万人去,还是高看他们了。”

听到此时,杜伦才知道詹仲琦方才问清秋要去什么地方。虽然清秋一身戎装,但他看着她雪白的脸颊,不足盈盈一握的纤腰,就觉她去抵挡伏涛城只是一句玩笑话,更何况跟着她一起去的还是罗怀信。杜伦不敢当着罗怀信的面甩白眼,只能暗自腹诽,然而清秋却像听见了什么似的,又对他笑了笑,问道:“杜大学士也想去么?”

大学士是只比五司低一品的文官官职,能当上的人必然学富五车,杜伦虽说在离都能够“傲视群雄”,但离大学士的标准还相差甚远,此刻听了清秋的玩笑话,不由得脸上红得发紫,而在这时,书房外的罗怀信却“哈哈”笑了起来:“大学士,我们可等着你去挥毫泼墨,提笔退敌呢!”

若说清秋只是揶揄,罗怀信的话则不啻于赤裸裸的打击。杜伦被他的话噎得一愣,然而刚想回敬两句,才想起昔日肯替自己出头的两位兄弟此刻都不在身旁,而他与对方相比,无权无势也就罢了,更可悲的是对方能够站着,能够骑马指挥万马千军,自己却连走路都要人搀扶。他低下头去,轻叹了口气,笑道:“下官哪里比得上罗将军?下官即便去了,也是为罗将军呐喊助威的。”

这句马屁拍得罗怀信无比舒坦,他又干笑了两声,才道:“这才是嘛。不过可不能只为我呐喊助威,也要帮着清秋姑娘!”说完这句,他得意地对清秋挤了挤眼睛,便连詹仲琦都几乎要笑出来,唯有清秋仍然神情淡然,不以为意地说道:“小女子当然也比不过罗将军神勇。呵呵,有了罗将军在,哪里还需要小女子上场呢?”

若不是隔着窗户,杜伦毫不怀疑罗怀信会将自己当做桌子来拍。他眼见着这位罗将军被清秋“称赞”得面红耳赤,恨不得一巴掌将胸膛拍穿,随即便听罗怀信极其诚挚地说道:“哈哈,清秋姑娘,我可不是夸口啊!我家传的罗家枪法是当年圣上都亲口称赞过的!”他说到激动处,口沫横飞,完全不去想此时的西代与詹代早已分了家,这句“当年圣上”,也不知指的是谁。

詹仲琦淡然敲了敲桌子,声音虽然不大,却让罗怀信浑身一震,收敛了笑容。詹仲琦嗤然笑了一声,才冲杜伦招了招手,等他摇着轮椅到了近前,说道:“光有他们去还是不够,我要你跟着他们一起。”

“我?”杜伦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我?我什么都不会啊。”

詹仲琦点头笑道:“就是要你这股子劲,你若什么都会了,我还有什么可教你?”

本书读者群:

安塞区人民医院
洛南县医院
长治治疗阴道炎费用
济南治疗输卵管堵塞医院
新疆最好的癫痫病治疗方法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