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泳

玄天战尊 102.第一百零二章拜师

2019-10-16 19:50:44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玄天战尊 102.第一百零二章拜师

“你的寒气……?”见得南宫彤笑靥如花,南宫旗眉头跳动,激动的说道。

“驱除了不少,假以时日,那积蓄入髓的寒气,自可完全抽离。”南宫彤眼波流转,略带泣声说道,“父亲这些年,辛苦你了。”

“只要你的身体能够恢复便好!”南宫旗话语间略带哽咽,旋即,偏过头说道,“韩公子,你若有什么需求,尽管开口。”

韩宇睁开眸子,扫视了众人一眼后,旋即摸着鼻子呵呵笑道,“不知谢老,是否会炼制宝甲?”

“宝甲?”谢老面色一红,旋即挺着胸说道,“区区宝甲,自是难不到老夫。”

“如此,此事就麻烦谢老了!”南宫旗沉思片刻说道,“我南宫府的战技,你可任意选择一门修炼。”

“战技!”韩宇眉头微微挑起,旋即笑道,“有没有地阶战技?”

“地阶战技!”南宫远等人皆是投来一阵白眼,“小子,你以为地阶战技是白菜吗?”

“地阶战技很稀少吗?”韩宇耸了耸肩说道。

“只怕整个景阳成也没有两件地阶战技,你是稀少不!”南宫远翻了翻白眼说道,“这等战技,只怕也只有那些宗派及千年世家才有。”

“呃,那我抽个空在去看看吧

!”韩宇无趣的摊了摊手,那些玄阶战技还真无法,引起他的兴趣,他那爆炎拳若是论那发展潜力,只怕也不弱于那地阶战技了吧!

想到爆炎拳,韩宇突然眼睛一亮,嘿嘿笑道,“谢老,这个我们是不是应该,先去举行那拜师仪式啊!”

“拜师,你不是不想学炼丹之术吗?”谢老没好气的说道。

“这个修炼,炼丹可以两不误嘛,若是你答应就算了,据说海家也有位炼丹师哪天我去找他。”韩宇摆了摆手,似笑非笑的说道。

“海家那老小子,连给老夫提鞋都不配。”谢老翻了翻白眼,心中虽然气恼,这少年,竟然敢威胁自己,却也只能够忍下这口气,谁让炼丹师门槛颇高,稍有天赋的人,都拜入那些宗门大派,他此时遇到一个先天真火胜过自己的岂能就此放过。

“小子,你要修炼也可以,但是,必须先给我在三个月内炼制出一味丹药。”谢老忍下心中的不忿,咬牙说道。

“三个月?”韩宇嘴角露出一道诡笑,“只要您传下炼丹要诀和丹方,莫说三个月,半个月足以!”

“半个月,狂妄的家伙!”谢老气得将那胡须吹得老高,“好,若是半个月,你没有炼制出一味普通丹药,那么日后你的时间由老夫安排,如何?”

“一言为定!”韩宇眉头微扬,嘴角间狡黠一笑。

少年那自信的神色,似乎有着一种无形的魅力,让得旁边的少女短暂的失神。

“这小子,也不知是自信还是太过嚣张了。”南宫远等人皆是满脸惊诧。

炼丹之道,何其艰难,那可不是仗着天赋便可轻易学会,能够以此住韩宇,南宫旗也不在意这些,在寒暄几句后韩宇便随着谢老离开此间。

“师傅,炼化火焰之时,是不是需要注意些什么啊?”简单的进行拜师后,韩宇眼睛一亮便开始询问着炼化异火之事,若此他能够克服此关,那爆炎拳的威力将再次得到质的提升。

“那是自然,如地心精火那等异火,何其狂暴,若是贸然炼化,便是我等修炼先天真火的修者也无法承受,那等炙热火焰的焚烧,真是见鬼了你这小子,竟然能够炼化这地心精火?”谢老满脸狐疑的瞅了瞅韩宇,说道,“你这先天真火,修炼功法从何而来?”

“这是,弟子偶然得到的。”韩宇淡淡一笑。

“偶然得到的?”谢老略微一愣,瞅了韩宇后,呢喃而道,“在景阳城这弹丸之地,只怕也没有什么家族有此功法,你能够获得这修炼法门,也是机缘如此。”

“师傅你可有什么秘法能够使修者,顺利炼化外界的异火?”韩宇满心期许的问道,这先天噬火诀虽然能够吞噬异火,却没有提及这些事项,让他苦恼不已。

“炼化异火,便是有着丹药辅助,也是生死难料,尤其是越强悍的异火,那炼化的危险便越大,如你现在想要炼化,地心精火以上的异火,那简直是九死一生。”谢老有些沉重的说道。

“师傅能否将那秘法,告知弟子!”韩宇嘿嘿一笑,既然拜了此老为师总得捞些好处吧。

谢老略微迟疑,旋即说道,“既然你已经拜老夫为师,老夫这一生所学,自是将全部传与你。”

“多谢师傅!”韩宇眼睛一亮。

见韩宇对此如此感兴趣,谢老略微迟疑,便将一味名为离火丹的丹方赠与了韩宇。

“这丹方虽然颇有神效,不过若是遇到不同的异火,那所需要的药材年份必须有所对应,否则一样难以中和,炼化异火之时所带来的炙热,将焚毁经脉。”谢老不忘提醒道。

韩宇呵呵一笑,“多谢师傅,弟子一定会注意的。”

有了这辅助之法,日后遇到那些异火时也有个盼头,而先天噬火诀,每一重想要突破皆需要吞噬火焰方行,没有此法,他也只能够止步于此。

随后谢老将一些炼丹的基本要诀传给韩宇,让他将之熟记于心后,在开始学习那炼丹之术。

接过一本有些泛黄的炼丹要诀,韩宇随手翻开了两页只见上面那些潦草的字迹上,记载的都是,谢老这些年的炼丹心得,这些心得不少皆是切中要理,只是韩宇瞧了瞧便失去了兴趣,不是他有着炼丹阵法之故,而是这些炼丹心得早在之前得到先天噬火诀之时,他就已经熟记于心。

“难道你对这些不感兴趣?”见韩宇那慵懒的模样,谢老眉头紧紧皱,那手掌紧了紧,似乎恨不得一巴掌抽去。

“这个…我已经记住了!”韩宇摸了摸鼻子嘿嘿一笑。

“记住了,这么快?”谢老眼角微挑,不可置信的说道。

“恩,不信你我背给你听。”韩宇耸了耸肩说道。

“你说来听听,我老头子可不是这么好欺骗的!”谢老眼皮直翻,他突然感觉这小子,拜他为师就是为了骗那炼化火焰的辅助之法。

韩宇淡淡一笑,莫说他早已经对此滚瓜烂熟,便是不会,凭借着神识的穿透力,这本书上的字迹还是可以一目了然,于是乎,所谓的炼丹要诀,韩宇一字不漏的背了下来。

“这,怎么可能?”谢老的脸色一阵青一阵白,待得面前这少年将他的炼丹要诀完全背下时,他眸泛异彩,搓了搓手掌,颇为激动的说道,“天才啊,没有想到你这小子有着过目不忘的本领,快来,现在老夫便教你炼制药散。”

在谢老的盛情下,韩宇便随着他进入了一间炼丹室中,宽敞的炼丹室,布置典雅,一尊三尺来高的,青铜鼎炉透发这一股庄严古老的气息。

步入此间谢老便是满脸的肃然,那眸光瞅向鼎炉之时便如一个虔诚的信徒。

虽然有着炼丹阵法,从未见过旁人炼丹的韩宇,此时也是收敛了心性,认真的听着谢老的讲解。

谢老一边将旁边的桌案上的药材投入鼎炉中,一边交韩宇如何控制火焰入鼎,如何投掷药材,一系列的基本炼丹要诀……

眨眼间,韩宇便在南宫府呆了五天,这些天他每天都前去观看谢老炼制药散,在谢老的督促下,他竟然凭借着自己的领悟成功炼制出了一味药散。

谢老捧着那药散瞅了瞅颇为震惊,大呼捡到了宝,当初他可是足足学了近两个月才能够动手炼制出药散啊!

在韩宇的催促下,谢老将紫冠蟒的鳞甲炼制出了一件软甲,这炼制过程却是让韩宇打开眼界。

原来炼制宝甲,想要将宝甲的功效提升到最佳,必须要在鳞甲上,烙印一些符篆,这等符篆颇为复杂,常人根本难以烙印出来。

谢老由于没有开辟识海精神力有限,烙印起那符篆起来显得颇为吃力,期间愣是毁去了不少鳞甲,让韩宇在一边瞧得心疼不已,好在最终极为惊险的将那符篆加持在了鳞甲之上,一件软甲成功炼制而成。

韩宇事后才得知,谢老也是第一次炼制成功此类宝甲,若非他经过数十年炼制丹药,精神力被凝练的极为精纯,否则根本无法将此烙印凝练而出。

韩宇由此从谢老口中知晓了一些关于炼制器物的信息。

炼制一件器物,除了由其本身的品质决定等级,还与那加持的符篆有这莫大的关系,若是符篆等级越高,威力自然越大,同样凝练的难度也将更加高,韩宇这件宝甲也充其量是最低级的了。

药方宝甲到手后,韩宇用炼域鼎炼制了一颗丹药扔给谢老,见韩宇有此天赋,谢老也没有在勉强他,反而不时给韩宇一些丹药灵液助其提升修为,让得韩宇的修为在短时间内飞速飙升。

谢老也知道只有自身修为够强才能够成为真正的强者,而且他心中还有着一个心愿希望韩宇能够替他完成。

南宫府的玄阶战技虽然有着不少,可是能够让韩宇看上的却渺渺无几,在修为迈入先天后期大成后,无聊之下,他还是选择了一门名为裂风腿的玄阶战技。

此等腿法战技颇为精妙,留给韩家的族人修炼也失为一门精秒的战技,一个家族玄阶战技多些总是有着益处。

在进入南宫府后,韩宇的自由便没有受到限制,期间曾经回到韩家几次,在得知韩宇是去替南宫城主的女儿驱除寒气后,韩子枫等人不由舒了口气,无需在为韩宇的安危担忧了。

来宾治疗阴道炎方法

泰州治疗盆腔炎方法

四川治性病好的医院

来宾治疗阴道炎费用

泰州治疗盆腔炎费用

治疗冠状动脉粥样硬化病的方法

冠状动脉粥样硬化表现

主动脉粥样硬化能治吗

冠状粥样硬化

宫颈糜烂相关药物
宫颈糜烂要切除子宫吗
宫颈糜烂要塞什么药
宫颈糜烂要用什么药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