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球

内地剧组被称不专业爆破场面有死亡名额

2020-09-14 06:22:18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内地剧组被称不专业爆破场面有“死亡名额”? 第一现场 Selina俞灏明进片场的瞬间 针对《我和春天有个约会》意外事件,华西都市报调查剧组爆破制作内幕 剧组因爆破而酿惨剧的案例颇多,此次《我和春天有个约会》发生的惨剧再次将烟火师、爆破师推向了前台。昨日,峨眉电影制片厂资深烟火师谢云水接受了华西都市报的采访,谢师傅从事爆破行业30多年,他以自身经验分析此次事故称,惨剧极有可能是烟火师为追求效果“大胆”而为。而华西都市报通过采访演员以及特效师调查发现,在内地有很多剧组为节约成本,爆破都相当不专业,有些爆破场面还存在“死亡名额”,即如果意外死亡的人数在规定范围内,是“允许”的。 以《西风烈》为代表的国产大片,对极具杀伤力的场面相当讲究 华西都市报见习张杰上海报道 探营 重回事发地总监回忆:都吓得大哭起来 昨日,华西都市报辗转来到22日下午Selina和俞灏明受伤地——上海松江区长石路某冶炼厂。破旧的厂房,少有人走动,在阴雨的天气下显得萧条破败,墙面上还可以依稀看到爆炸的痕迹,现场并没有看到任何剧组拍摄人员。 剧组:有可能换新演员 本报随后来到车墩宾馆,这是演员们下榻的地方。佯装成要订房的顾客向前询问,宾馆工作人员表示已客满,“已经被两个剧组包下了。”在大厅的一小块黑板上,看到“我和春天有个约会今日通告”、“请勿迟到!”等字样。柜台上,正好放有一张印有“22日·拍摄第8天·我和春天有个约会今日通告”的单子,上面写有当天具体拍摄的演员(小蝶——Selina、家豪——俞灏明等等)、内容(爆破)、剧情(“蝶被抓走”“豪救出蝶”)、场地(长石路)、时间表(Selina6点化妆、俞灏明6:30化妆)等等。在与该工作人员攀谈中,得知,剧组已经在宾馆住了一个多月了,她说:“有演员烧伤了,停工几天了。”有没有退房走人呢?“没有,他们交了4个多月的钱呢!有可能会换新演员吧!” 服化总监:当时一片混乱 随后来到该宾馆一楼标有“服装间”、“化妆间”字样的两个大房间。在“化妆间”里,一名女化妆师正聊到Selina和俞灏明受伤的事情,攀谈中得知她正是《我与春天有个约会》的服装化妆总监(不愿透露姓名)。她说,“我听见很大的爆炸声,然后就是现场所有的人员都参与救火和送伤员去医院。很多年龄小的工作人员包括我的几个小助手,都吓得哇哇大哭。现场一片混乱。” 她还强调:“俞灏明是一个特别有礼貌的大男孩,待人礼貌,我每天看到他就像看到我儿子一样。Selina很甜美、乖巧。我每天给他们俩化妆,有说有笑,像一家人一样。出了这个事,我非常痛心。每天饭都吃很少,剧组很多人跟我一样,心情特别沉重,平时见面都不说话。”对于有传闻说剧组将要换角复工,她给予否认,“我们只接到一个指令:待命等候消息。” SIDEA业内爆料 韩雪吴尊:很多爆破不专业 “说句实话,没有人能保证我们的安全,虽然剧组有烟火师,但因时间和经费的限制,不可能预先演练。试炸费钱,重新埋炸点又要个把小时,所以(安全问题)完全凭烟火师的经验和演员自己的意识。唉,谁对安全负责?!”在事故发生后,很多明星都因此在微博()中热议安全问题,韩雪就是其中之一。飞轮海吴尊也表示在参演动作片《锦衣卫》时,被一场山上爆破射击戏弄伤眼睛,“本来安排我射箭出去五六秒后炮才爆真空电镀炸,结果我一射出去,不 到两秒就爆了。我的眼睛一下睁不开了,一直在流泪。”早在今年3月,影帝黄秋生在内地出席活动时滴灌生产厂家就大爆内地剧组工作人员的不专业,并直言炮轰《杨贵妃秘史》剧组对演员生命不负,“我记得我们拍一场用火的戏时,因为操作人员特别外行,结果烧到了谢君豪,脸都烧焦了,他们理都不理,就只管拍自己的,事后都没来探望。”而2008年植物纤维毯4月,电视剧《我的团长我的团》云南拍摄时发生意外事故,造成一人死亡,多人受伤,其中来自西影厂的烟火组组长郭岩则因一块弹片穿过胸部,经抢救无效不幸去世。 爆破场面竟有“死亡名额”? “爆破收费一般看大小而定,不过像一些小剧组需要小场景爆破时千余元就可以搞定。”昨天下午,采访了多次在成都兼职担任剧组场记和灯光的唐小姐。“成都市场不像横店或者影视公司那样专业,所以一些剧组来蓉拍摄都是自己人员加当地散户(长期从事场记、灯光、道具、烟火等的兼职人员),一来节约成本,二来也方便。”唐小姐称专业的爆破师内地很少。“加上有经验的爆破师十分稀缺,有的剧组为求方便,请来年资不足、甚至执业资格也没有的普通工人操作,有时烟火师也能兼职做些爆破活儿。”唐小姐有次参加某剧组拍摄时,碰见过国内资深爆破工程师以及成龙前御用武术助手卢惠光,听他讲过“有些剧组爆破场面还存在‘死亡名额’,即意外死亡的人数在规定范围内,是‘允许’的。”目前内地关于爆破工程师的认证分为初、中、高级,工程师必须取得公安部组织的爆破安全作业考试,并取得相应证书才能入行工作。不过这类的工程师一般是负责地下作业或者楼房爆破,对于影视拍摄的爆破从业资格监管和专业团队并没有过多确定的要求和规定。 SIDEB专业建言 峨影烟火师:这行须胆大心细 “事故现场的具体细节我现在还不清楚,也没有办法了解具体哪个环节出了问题。”昨日,峨眉电影制片厂资深烟火师谢云水对华西都市报介绍说,由于烟火师是一个高危行业,干他们这一行都是师傅带徒弟一个一个教出来的。“所以对我们来说必须严格按照规则办事,但在我们这一行都知道,京城的爆破师胆子很大,他们一般都爱追求效果,还瞧不起我们这些保守派。像上次《我的团长我的团》里的郭岩,因为自己的大意而犯了错,导致惨剧发生。根据我们几个朋友讨论,我们觉得这次事故也像他们的风格,一味地追求视觉效果,而忽略了安全。” 谢云水说,其实这类事故是可以预防的。“首先剧组应该请正规的烟火员,所谓正规是要有操作证的,他们在技术上很过硬。据我所知,这次事故的烟火师是半路出家的,第二就是烟火师要胆大心细。要敢放敢停,对心理素质要求极高。不是人人都能当烟火师的。我的很多 徒弟带了十几年最后还是转行了。因为心理压力太大,爆破时根本容不得你忧虑。”针对此次事件,谢云水认为,如果该烟火师有操作证,那么他失误导致的事故处罚相对较轻,但如果没有操作证,“那么有可能性质更严重。” 导演高群书:爆破要舍得花钱 即将于28日上映的硬汉片《西风烈》里,爆破场面不下5处,从炸山洞到炸楼房,最后还炸马群,导演高群书是一次“炸个够”。昨日,高群书导演接受华西都市报采访,他笑称对爆破戏的体会就是“一个笨功夫,必须一次次实验,没有万一。”高群书说爆破戏是拍摄中安全等级最高的,“首先你态度上得认真,不管用的人保险不保险,你都得带着怀疑的眼光去工作。开拍前,除了导演之外,制片人、制片主任、动作指导都要在场,认真检查每一道工序,做好预防。”高群书介绍说,爆破师应该仔细检查用于爆破的材料。“锯末、谷糠,应该提前几天筛选,晾晒,保证没有 石子和玻璃渣在里面,这样即使万一有失误,也不会伤及演员。遇到必须有玻璃渣爆炸的戏份,爆破师必须通过反复实验测试玻璃渣飞行的速度、距离,以确定药量。”高群书说,“无论拍《西风烈》还是以前拍电视剧,一般有爆破场面每次我都是亲自检查的,宁愿让工作人员穿着防护服多做几次实验,也不能出错。”据介绍,在《西风烈》里,由于爆破戏很多,高群书要求最后按动爆破按钮的必须是动作指导本人。 对于出现的一些爆破失误,高群书认为根本在于人的问题,很多爆破师其实不缺经验,但是越有经验就越容易掉以轻心,而爆破戏绝对不能凭经验,此外,高群书笑言,关于爆破也必须要舍得花钱,“尽量用现代比较安全的方式,现在有些起爆的装置太原始,但现在韩国用的起爆装置就要先进一些。”他举例说,在《集结号》中,冯小刚找到韩国的特效组,用了气泵等新的爆破技术,也降低了工作人员受伤的可能。 华西都市报马丹陈颖
渭南白癜风较好医院
渭南治白癜风哪里比较好
渭南白癜风治疗
渭南治白癜风的医院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