赛车

收购亚神遇纠纷太合音乐堕入版权黑洞略

2020-10-15 19:21:19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收购亚神遇纠纷 太合音乐堕入版权黑洞 太合音乐碰到了收购进程中最不想见到的坑。涉及到版权纠纷这类旷日持久的陈年老账,在竞争对手纷纭出手再度争抢版权的当下,太合音乐需要尽快找到解决之道。而此督察组未发现抽烟、未成年人上、牛皮癣等情况前薛之谦演...

近日,太合音乐团体遇到了烦心事。

6月20日,太合音乐团体才宣布收购北京亚神音乐,并与台湾亚神音乐展开深度战略合作。不料22日,京文唱片公众号发文打脸太合,称太合音乐团体和亚神音乐不是京文唱片的股东,京文唱片与二者毫无关系;京文唱片20多年来积累的优秀音乐版权,均为京文唱片独家具有,截止声明发布之日,京文与太合音乐、亚神音乐没有签署过音乐版权转让协议或许可协议。

针对京文的声明,太合音乐团体人士表示,对方纯属碰瓷,并表示此前在做收购尽职调查时,了解到有相干无形资产转让协议及诉讼判决书。

明显,太合音乐碰到了收购进程中最不想见到的坑。涉及到版权纠纷这类旷日持久的陈年老账,在竞争对手纷纭出手再度争抢版权的当下,太合音乐需要尽快找到解决之道。而此前薛之谦演唱会黄牛风波,是太合音乐在线下布局方面需要面对的另外1挑战。

始料不及的纠纷

在太合方面看来,其在做尽调时,亚神音乐手中有其前身(北京无穷艺能文化传播有限公司)与北京京文唱片传播有限公司在2005年8月签署的“无形资产转让协议”,并且有2008年9月亚神与第三方公司版权诉讼的上海1中院判决书。却未曾料到,半路杀出一个京文唱片。

原来,早在2005年10月,京文唱片宣布与无穷艺能整体合并,投资千万共同成立艺能京文传媒控股团体。在上世纪90年底曾红极一时的京文唱片为何同意合并?事实上到双方合并前一年,中国唱片业已走上下坡路,而艺能方面则靠着旗下的酷客音乐网在当时正红火的彩铃市场获益不菲。具有大量版权资源的京文与艺能合作也可说是顺理成章之举。

成立之初,京文唱片总裁许钟民曾表示,希望发挥京文在传统唱片业的品牌和音乐资源优势,融会无穷艺能在新兴传媒领域的技术,成为音乐产业的新势力。但且由于彩铃业务后来逐渐衰落,加上京文唱片的创始人许钟民把主要精力放在与老乡黄光裕合作方面,双方整合其实不顺利。

而2006年11月,北京无穷艺能文化传播更名为北京亚神文化传播。到2007年,北京亚神文化在上海1中院起诉上海岳盛信息技术有限公司,称后者在其经营的网站上使用亚神享有著作权的270多首歌曲牟利。在亚神向法庭提交的证据中,有一份证据显示2005年8月京文唱片与无穷艺能签署了《无形资产转让协议》,附件列明了涵盖的音乐作品。而卷宗资料显示,在2006年亚神音乐又与亚神文化签订《著作权转让协议》。

从上述资料可知,京文唱片确切与北京亚神的前身签署有无形资产转让协议。但北京亚神向亚神音乐转让音乐作品著作权,是否是得到持有京文唱片70%股权的许钟民同意其实不清楚。有知识产权界人士表示,这只能看京文与亚神文化之间后来有没有根据合资进展情况订立新的转让协议。有可能京文原有的版权业务管理处于混乱状态,双方版权使用权利归属不清导致如今的争议。

这1版权争执,在目前版权价值大幅上涨之际并不难理解。几年前,一家唱片公司的所有版权价格可能也只有数万元,但如今这个价格已飙升到几百万元。由于在线音乐平台利用雄厚的资本实力大肆购买版权,其价格仍处于上升通道中。如前段时间知名电音厂牌Spinnin Records 7000首版权曲库估值1亿美元。从这里也可以明白,为何京文之前对版权可能不那末在乎,但在如今唱片公司主要靠老版权赚钱的情况下,必将对其原有版权加大声索力度。

除版权是京文的命根子之外,其控股股东许钟民可能还另有打算。在经历入狱等波折后,复出的许钟民拉来国美中信等投资,收购向华强旗下一家公司,更名为拉近网娱。该公司在音乐方面已签约200名新锐音乐人,完成300首原创音乐作品,还打算建立音乐版权运营管理及行销推行系统。作为音乐行业的老手,许钟民固然宁肯把版权转让给自己的新平台拉近网娱,而不愿拱手让给外人。

黄牛风波背后

太合音乐在2015年合并百度音乐后,借助其内容优势大力布局在线音乐市场,目前其旗下有太合麦田、海蝶音乐、大石版权、合音量等厂牌。其近来又数千万投资粉丝服务平台Owhat,大手笔入股校园音乐平台不要音乐。可见其布局全部音乐产业链的决心。太合音乐演出管理事业部总经理杨浩宇认为,随着中国整体演出市场的发展,Livehouse 演出的未来规模应当到达几个亿,仅仅旗下的秀动这两年做演出的范围就已增长三倍多。

但此次收购亚神音乐之前,太合音乐在线下演唱会活动方面也遇到了小挫折。众所周知,线下演唱会牵涉到票务、场馆等关键环节,由于市场化程度不高,这些资源调配其实不容易,也不好把控。此前太合音乐与其旗下艺人薛之谦就巡回演唱会发布声明,称主办方太合音乐绝对不会选择炒票,而其本人选择留在太合,也是由于在困难时期太合帮过他。而针对6月24日武汉演唱会,太合音乐团体又发文提示,切勿购买黄牛票。

要说黄牛这行水有多深,从此前王思聪吐槽王菲演唱会高票价就可略窥一二。王思聪认为,最高票价7800元明显超出一般行情和歌迷的承受能力。但有熟知内幕的人士认为,演唱会黄牛可能是刻意制造的。主办方压低票价,在购票者中制造紧张感。这实际上是一种造势营销行动,试想,明星开演唱会,如果前面不吊起歌迷胃口,后面的场次卖不动,岂不很难堪。实际上,对主办方、票务及合作单位来讲,低票价还有其它好处。一场演唱会大约有十分之一的内部票,从内部渠道拿到这些内部票,转手给黄牛就可获利不菲。表面上明星团队拿走收入的大头,其他人分成很少,而通过这类内部票的利益分配,各方基本都满意了。

如果歌星大幅提高票价,明显主办方和票务的利益就要遭到伤害。此次虽然太合音乐与薛之谦发长文辩解,但其理由多少有点苍白无力。薛之谦本人就承认,那些票怎样流到黄牛手中的他也不清楚,也没法控制。

宝宝对过敏奶粉会具有治愈性吗
肝纤维化全疗程用药
小孩脸黄怎么办
碧凯保妇康栓有用吗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