赛车

重生成触手怪 第一百三十八章 断头台

2019-10-12 18:41:59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重生成触手怪 第一百三十八章 断头台

楚守决定再次使用“火箭”一决胜负,因为他已经思索出对付这个庞然大物的办法。

楚守一直认为,他之前在远处看到的那团蓝色的不明气团是简的魔法,这么强大的魔法,杀伤力应该非常强。

楚守还不太清楚简为什么使用这样的魔法,可是他相信,在这样强力的魔法之下,任何人都不可能全身而退。

然而楚守却在与傀儡王的交手中发现,傀儡王似乎没有受到什么影响——如果不是其过于强大,那一定是有什么原因,或者这两种可能都有可能。

在接下来游说鱼人们的过程中,楚守了解到了被这团蓝色冻气攻击的,是那些变成异形的鱼人。

虽然具体情况不是很清楚,但楚守隐隐约约猜到了点什么——林妍之所以能够控制这么多鱼人,一定与异形之血这种坑爹的“神奇药”有关。

但具体的方式他就不再做深究,因为他知道,有“巨龙卡鲁比亚”和“异形之血”这两种东西,只要使用得当,控制一群人是没有多大难度的。

一个是绝对的力量,一个是神的恩赐,大棒加奶糖,以林妍的聪明,这两样东西就足够她将一个国家弄得天翻地覆的了。

但令楚守最为不解的是,傀儡王为什么要这么折腾?以傀儡王的实力,他应该更加直截了当地处理这件事情,可是他却要让“林妍”来为他布局?这个问题让楚守有些在意。

当然,时间也容不得楚守进行更多思考,他只能想到这里,顺便大概猜出来了一个关键的问题——那就是,所谓的“魔法少女”,其实就是放弃魔法的普遍性,加强魔法的专一性,从而提升其战斗力,是专门对付异形的武器。

因此,楚守在与巨龙卡鲁比亚战斗之时,其实一直在观察卡鲁比亚的动作,楚守相信,卡鲁比亚一定被简的魔法伤害到了,只是没有很明显地显露出来而已。

楚守果然发现了卡鲁比亚的暗伤——卡鲁比亚的反应和行动之间的联系,总是会出现一定程度的延迟。

因为本控制巨龙卡鲁比亚的手段是用触手来接替其神经,不然以本那点力量,根本无法驾驭这头威力无穷的巨龙。也正因为如此,本才需要进食大量的肉类,以尽可能地生成足够多的触手。

简的“蓝色冰带”虽然对卡鲁比亚的伤害有限,但对已经变成异形的雄性安康鱼人来说,却是非常致命。

虽然本能在巨龙的鳞甲内得到保护,然而隐藏在龙皮肤下的触手防御力却相较薄弱,因此其受到冻气的伤害相当大,以至于本无法完全驾驭巨龙,所以才会出现行动的延迟

但是只有这个弱点是不足以击败威力无穷的巨龙的,为了深入观察,楚守才会故意用语言来拖延时间。

楚守对美女的记忆力非常深刻,然而雌性安康鱼人对他来说就是一只怪物,因此他杀掉拉丹之后,就没再想起这名被他杀过的对手,甚至连“拉丹”这个名字他都不记得了。

总之,楚守所说的什么“拉丹不是我杀的”之类的话就是连篇废话。不过也幸亏他那扭曲的记忆力,才让他说谎起来脸不红心不跳,让本根本看不出任何破绽。

在本露出本体的那一瞬间,楚守立刻想出了对策。

本之所以会忍不出露出本体,是因为他内心对楚守有一种天然的恐惧,为了克服这种恐惧,他必须直面这个男子。只有用绝对的力量压倒性地对楚守进行俯视,本觉得自己才可以克服这种恐惧。

而此时此刻,本正在为自己这个愚蠢的决定懊悔,因为这种恐惧感非但没有消退,反而此举招致这名恐怖男子的再次进攻。

这名男子浑身被火焰包围,本根本看不到对方的模样,对方的表情……他只是本能地感到恐惧。

本的实战经验并不丰富,他虽然与拉丹为了教会进行过不少的战斗,可是动手的都是拉丹,他只是一名旁观者而已。

面对这种危机情况,本只能凭借反应想要用龙爪为自己挡下这一击。

可是本的一步抵抗已经在楚守的计算之内,反应迟钝龙的巨爪并没有能阻止楚守的前进,反而被楚守用触手勾住,然后其再借力一甩,就顺势巧妙地绕过了龙爪,以更快的速度前进。

本在万般惊恐之下,只有将所有希望放在了两片龙鳞之上。

软弱的巨龙控制体如同河蚌般被两片坚硬的龙鳞保护起来,他此时此刻正想关闭这两片“蚌壳”。

然而楚守的速度太快了,以这样的速度,估计这两片龙鳞没有完全关闭,楚守就会到达本的前边。

想到这里,雄性安康鱼人反而觉得有些放心了——因为当楚守来到他面前的时候,以楚守身体的大小,是无法挤入两片龙鳞所形成的狭小缝隙内的,敌人的这次突击将会以失败告终。

可是本却从来没想到,楚守就是因为这一点,才决定发起这次突袭的,因为这次突袭很可能就是他最后的反击了。

只看到楚守的身体如同蒸发一般,散发出大量金色的“水汽”,他的身体也在迅速变小。

是的!一个小时的变身时间已经结束,楚守将会变回触手怪形态。

以触手怪形态的大小,再加上是软体动物的特点,楚守轻而易举地就从那道看似不可能通过的细缝中通过,直接扑向巨龙的控制者。

楚守伸出两道触手,交叉置于前,触手上流动着诡色的光彩——他的神迹这次模仿的是狂暴者科比拉斯的锋利。

借着“火箭”的惯性,楚守已经将自己和对手的距离缩短到了攻击以范围。

“触手流.断头台!”只看到楚守那两道触手向左右两方甩开来,形成一个华丽的“X”剑痕,居然硬生生地将雄性安康鱼人切离出巨龙的身体。

本此时甚至还不明白对方是如何做到进入这个空间发动攻击的,然而,他已经再也没有时间去明白了。

楚守这次进攻还没有结束,他浑身又冒出了灼热的火焰,再次冲到了被他切开的那块肉团上。

本在火焰中感到自己的生命在迅速消失,朦胧中,他仿佛看到了一阵白光,拉丹正在白光里温柔地向他微笑。

这时候的拉丹在他的眼前是如此的清晰,这名雌性安康鱼人怀抱里有一名正在啼哭的孩子——那正是本和拉丹爱情的结晶,宛。

“对不起,我没能为你报仇!”本面对妻子,痛哭流涕地自责。

“嗯……”白光中,拉丹摇了摇头,将手伸向了本,“我们离开这里吧,然后,一家人永远地在一起,不再分离……”

……

肉团终于在楚守的火焰中完全化成了灰烬,可是此时巨龙心脏位置的伤口猛然喷出大量的鲜血,如同瀑布爆发般,将小小的触手怪从两片龙鳞的细缝中冲了出来。

楚守体力已经将近枯竭,他无力抵抗,只能任由龙血将他推到了地上。

巨龙在失去控制体之后,大吼一声,仿佛筋疲力尽般地也扑倒在地。

*******************

后记:大家2013年中秋快乐!(未完待续。)

上海什么医院治疗白癜风
驻马店治疗白带异常费用
淮南治疗白癜风哪家医院好
上海治疗白斑病费用
驻马店治疗白带异常医院
分享到: